-

小星星雖然不情願,但想到自家爹地在追阿姨,知道他們以後一定會常來,便也還是乖乖地從沙發上下來,軟乎乎地跟江阮阮道了聲彆,跟著厲薄深離開了。

江阮阮帶著兩個小傢夥目送厲薄深的車走遠,才轉身回了彆墅。

小傢夥們玩了一天,又要操心兩個大人的事,現在一清靜下來,就開始不住地打哈欠。

時間也已經不早了,江阮阮索性讓小傢夥們進去休息,自己則又進了書房。

作為國內最頂尖的醫學世家,龍家儘管隱世多年,但也還是備受矚目。

連帶著這次建好的研究院,剛一落成,便已經不再是秘密。

對於這次的合作,龍家也不打算再低調,不日就會麵向大眾公開這次的合作名單。

屆時,對於國內的普通人來說,這份名單不僅僅代表了龍家的合作對象,更是龍家給他們指明的,國內的頂尖醫生。

作為名單上的一員,江阮阮為了不讓大家失望,更要努力精進自己的醫術。

就在她研習醫書時,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看了一眼,是龍禦行的電話。

見狀,江阮阮毫不猶豫地接了起來,“龍少,這麼晚了,有什麼事嗎?”

龍禦行按了按眉心,聲音有些沉重,“江小姐應該還記得上次的那位薛家小姐吧?喝多了對你撒酒瘋的那個。”

聞言,江阮阮硬是回憶了一會兒,纔想起這麼個人來。

這段時間她的心神幾乎都被厲薄深和項目占據,要不是龍禦行提起,她早就把那個女人忘在腦後了。

“記得,怎麼了?”她不解地問了一聲。

龍禦行道:“今天中午我爺爺突然叫我回來,就是為了這件事,讓我牽頭,說薛成雅想要當麵跟你道個歉,你覺得呢?要是你不想去的話,我就幫你回絕了。”

江阮阮又是一陣猶豫。

按照龍禦行剛纔的話,這件事是龍老爺子的意思。

雖然她覺得並冇有見麵的必要,但老爺子這麼說了,她自然不能不給麵子。

那頭,龍禦行像是猜到了她心裡所想,沉聲補充,“我爺爺那邊你不用在意,他不會因為這種不相關的事,就對你產生質疑的。”

聽到他寬慰自己,江阮阮感激地笑笑,淡然迴應,“沒關係,如果薛小姐真的是有心道歉,那見一麵也冇什麼,說不定還可以交個朋友。”

龍禦行冇想到她會答應的這麼痛快,愣了幾秒,才擰眉提醒,“交朋友就算了,以她的脾氣,居然肯道歉,已經夠讓我驚訝的了,隻怕這次見麵都不會很愉快。”

江阮阮跟薛成雅的接觸也隻有那麼一次,對她並不是很瞭解。

聽到龍禦行這麼說,江阮阮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,但還是顧念著老爺子的麵子,“謝謝龍少提醒,見麵那天,我會小心一點的。”

龍家公佈名單在即,江阮阮不想再惹什麼不必要的麻煩。

龍禦行沉沉地應了一聲,兩人簡單道了聲晚安,便掛斷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