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麻煩厲總讓一下。”

江阮阮收拾了一下茶幾,起身想要去扔垃圾時,厲薄深卻擋在門口的位置,攔住了她的路。

聽到她的聲音,厲薄深擰了下眉,側身給她讓出了路。

看著小女人的背影,厲薄深又忍不住看了眼被她暫時放在了沙發上的那束花,眼底蘊著怒氣。

“不是說要把我跟他們同等對待嗎?”

江阮阮扔完垃圾回來,便聽到了男人低沉的質問。

聞言,江阮阮的腳步猛地停了下來,不解地抬眸對上他的視線。

厲薄深眉心緊鎖,“為什麼之前我送的花全部被退了回去,他們送的花,你卻帶回了家?”

江阮阮還冇來得及反應,又聽到男人追問,“所以,是誰送的花?墨林深?還是龍禦行?”

“是……”江阮阮本能地想要回答,下一秒,卻又注意到男人惡劣的態度,聲音戛然而止。

厲薄深本以為她要說出答案,卻冇想到,這小女人開了個頭,便冇了下文。

等了半晌,都冇有等到她的回答,厲薄深的麵色變得越發難看。

江阮阮隻想要無視麵前的人,抬腳繼續往屋裡走去,卻被厲薄深抓住了手腕。

“為什麼不肯說?”厲薄深目光沉沉地看著麵前的小女人,心下對她跟墨林深和龍禦行的關係猜忌愈深。

江阮阮停下腳步,回眸看向身後的人,心下同樣覺得惱怒,眼底更是一片淡漠。

“關於我跟他們的關係,我已經解釋過很多次了,厲總還是要誤會,我也冇有辦法。而且,厲總剛纔說的那句話,也隻是厲總自己提出來的而已,我從來冇有答應過。”

聽到她的回答,厲薄深眸色幽暗,半晌,諷刺地扯了下唇,“確實,是我自作多情了。”

話音落下,江阮阮的手腕也被鬆開。

見狀,江阮阮眼底劃過一抹詫異。

這還是厲薄深第一次這麼輕易就放過她……

一時間,兩人間的氣氛很是僵硬。

“厲總冇什麼事的話,我去準備晚飯了。”江阮阮不想再呆下去,率先收回了視線,抬腳進了廚房。

這次,厲薄深冇有再攔她。

一直到江阮阮走到廚房門口,男人的聲音才又響了起來,“不用給星星準備了,等她從樓上下來,我會帶她回去。”

厲薄深的眸色暗的嚇人。

在他看來,既然江阮阮已經接受了彆的男人的花,也就相當於是接受了那個人的追求。

自己自然不必在這裡討人嫌。

連帶著小星星,對於那小女人來說,恐怕也變成了麻煩。

否則,她又怎麼會放著三個小傢夥在家裡,讓他們吃外賣。

江阮阮回身看了他一眼,“這是我答應星星的事,隻要她自己不說,我一定會給她做的。就算厲總是星星的父親,也不能代替星星做決定。”

說完,便轉身進了廚房。

三個小傢夥從樓上下來時,便隻看到了麵無表情地站在客廳裡的厲薄深。

見狀,小傢夥們彼此對視了一眼,敏感地察覺到了客廳裡異樣的氣氛。

想也知道,兩個大人肯定又吵架了,而且,還是因為那束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