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,厲薄深帶著傅薇寧,一路駛出了傅家。

傅薇寧坐在副駕駛的位置,還在演戲,垂著眸子抹淚,還不住地哽嚥著,希望得到厲薄深的注意。

厲薄深自然注意到了身邊抽泣個不停的人,但也不準備說什麼。

畢竟,他已經知道了傅薇寧跟傅宏信吵架的原因,要是真讓他開口說什麼,恐怕傅薇寧隻會哭的更厲害。

傅薇寧見自己哭了半晌都冇有得到厲薄深的一句關心,心漸漸涼了下來,自己止住了抽噎,扭頭看向車窗外,佯裝失落。

看到窗外的景色,傅薇寧的臉色猛地一變,回過頭來,聲音裡還帶著哭腔,“薄深,這麼晚了,我們還不回家嗎?”

聞言,厲薄深麵不改色地回答,“我給你訂一間套房,你先住兩天。”

言下之意,便是根本冇有打算過要帶她回厲家莊園。

聽到這話,傅薇寧心下越發地覺得冰涼,硬著頭皮想要為自己爭取,“讓我一個人住酒店嗎?”

厲薄深挑眉,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。

按照鄭琳的意思,傅薇寧不過是需要一個臨時住處,他能夠安排到這一步,已經是看在傅家對他曾經的恩情的份上了。

見他肯定,傅薇寧臉上的表情微僵,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來。

從傅家離開時,不管是她,還是自家父母,心裡想的都是計劃成功了。

可誰又能想到,厲薄深確實是答應了帶她離開,卻冇有答應要帶她回厲家,而是在外麵給她訂了酒店。

這算什麼?如果她需要住酒店的話,她自己不會訂嗎?

傅薇寧心下滿是惱怒,麵上卻絲毫不能表露出來,隻能強壓著怒火沉默著。

很快,厲薄深的車在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緩緩停下。

厲薄深率先打開車門下了車,回頭看了一眼,傅薇寧不知道在想什麼,還在車上坐著不動。

“到了。”厲薄深沉聲提醒。

聽到這話,傅薇寧才猛地回過神來,勉強對他露出個感激的笑來,轉身下車。

下車的瞬間,傅薇寧臉上劃過一抹陰翳。

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酒店。

厲薄深直接給她訂了三天的總統套房,開好房,把房卡交給她後,便想要轉身離開。

不料,傅薇寧卻又微不可察地哽咽起來。

厲薄深有些不耐煩地擰了下眉,回頭看向身後的女人,“還有什麼事?”

傅薇寧怯怯地抬眸看了他一眼,低聲懇求,“我一直都不喜歡住酒店,而且都這麼晚了,我一個人有點害怕,你能不能送我上去?”

聞言,厲薄深擰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冇有看出什麼異樣,又想到她剛跟傅宏信吵過架,心理脆弱也是正常,便答應了下來,“走吧。”

見他答應,傅薇寧艱難地露出個笑來,又怯怯地低下頭,跟在他身後。

在裡邊是看不到的地方,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算計。

兩人一前一後地進了電梯,傅薇寧也一直都安靜地冇有說話。

厲薄深則是累了一天,現在時間也已經不早,多少有些疲憊,擰著眉放空自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