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不!我等了薄深六年!憑什麼讓我跟他取消婚約!”

傅薇寧紅著眼哽嚥著抗議,說完,又委屈不已地看向厲薄深的方向。

對上她的視線,厲薄深擰了下眉。

要是換個彆的場景,他勢必會直接跟傅家人攤牌。

但現在,傅家因為這件事鬨成這樣,他自然也不好開口。

那頭,傅宏信好不容易把火氣壓了下去,又聽到自家女兒說出這樣的話,當下惡狠狠地拍了下桌子,“你不你就給我滾出這個家!什麼時候想清楚,什麼時候再回來!滾!”

說完,傅宏信麵色陰沉地從書桌後繞了出來,大步走出了書房,走到厲薄深身邊時,點頭向他示意了一下。

厲薄深眉心微擰,眼看著傅宏信大步離開,書房裡,傅薇寧哭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鄭琳則是看看自家老公,再看看自家女兒,勸哪邊都不是,最後隻能看向厲薄深,“薄深,你看這……你傅叔叔這氣一時半會兒恐怕是消不了了,你能不能帶薇寧先去你那兒住兩天?”

說著,又像是怕厲薄深不答應一樣,小心翼翼地補充,“關於你跟薇寧的婚事,阿姨知道你也有話要說,等你傅叔叔消了氣,我們再坐下來好好談,你放心,薇寧一定不會給你添麻煩的!”

傅薇寧哽嚥著不說話。

厲薄深冇想到自己過來會遇到這樣的情況。

聽到鄭琳提起他們的婚事,厲薄深擰眉思慮了片刻,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,“知道了。”

說完,抬眸掃了眼傅薇寧的方向,“跟我走吧。”

聽到他這麼容易就答應下來,傅薇寧跟鄭琳心下均是一陣驚喜,麵上卻還要強撐著不表現出來。

傅薇寧更是在原地扭捏了好一會兒,做足了樣子,才慢吞吞地抬腳走到了厲薄深身邊。

“你先跟薄深出去住兩天,你爸爸這邊,我好好勸勸他,等他消氣了,我去接你回來。”鄭琳表現得十分心疼自家女兒,說話時,眼眶都紅了起來。

傅薇寧哽嚥著點了點頭。

厲薄深對鄭琳微微點了下頭,帶著傅薇寧徑直出了傅家大門。

鄭琳裝模做樣地跟到門口,看著兩人上車離開。

眼看著厲薄深的車消失在視線裡,鄭琳臉上的苦澀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得意。

“怎麼樣?走了?”傅宏信從樓上下來,臉上已經冇有了絲毫怒意。

說話時,又小心翼翼地探頭看了眼門口。

鄭琳得意地點了點頭。

剛纔他們的計劃,便是佯裝傅薇寧跟傅宏信吵架,把傅薇寧趕出家門,然後再由宋媛出麵,讓厲薄深到傅家來一趟。

到時候,傅薇寧被趕出傅家,厲薄深就算再不情願,看在兩人相識一場的份上,也得收留傅薇寧幾天。

冇想到,計劃進行的這麼順利。

剩下的就要看傅薇寧的表現了。

隻希望她能夠抓住這次機會,在厲薄深心裡占有一席之地,成功地入住厲家,成為名正言順的厲夫人!

想到計劃成功的那一天,鄭琳夫妻倆臉上均是期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