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天晚上,宋媛正準備休息,突然接到了鄭琳的電話。

剛一接通,便聽到了那頭屬於鄭琳的哽咽聲,以及背景裡傅宏信的咆哮。

“鄭琳,怎麼了這是?跟宏信吵架了?”宋媛關切地問了一句。

鄭琳看了眼一旁正在做戲的父女倆,深吸了一口氣,故作哽咽地開口,“宏信跟薇寧生氣呢,你快來看看吧,薇寧現在誰的話也不聽了,估計也就能聽得進去你的勸……”

聞言,宋媛擰眉聽了一會兒,果然聽到了背景音裡傅薇寧的抽泣聲。

因為上次車禍的事,宋媛對傅薇寧分外上心,聽到她哭,心立刻揪了起來,“你彆急,好好跟我說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,怎麼吵的這麼厲害?”

“還不是因為……”鄭琳欲言又止,沉沉地歎了口氣,“總之,你還是過來看看吧。”

宋媛更是心急,“跟我還有什麼好瞞的?薇寧遲早是我的兒媳婦,有什麼事不能跟我說?”

聽到這話,鄭琳又沉默了幾秒,才苦澀道:“還不是因為跟薄深的婚事,宏信覺得既然薄深對薇寧冇那個意思,讓薇寧也彆耽誤薄深了,早點解除婚約算了,薇寧她說什麼都不願意,還說這輩子非薄深不嫁,兩個人說著說著就吵起來了……”

鄭琳說的有鼻子有眼的,聽的宋媛一陣歉疚。

說到底,這樁婚事還是自家兒子的錯,讓傅薇寧一個女人等了這麼多年,也不給人家一個交代,白白辜負了傅薇寧的一片癡情。

眼下聽到傅薇寧甚至為了這件事跟傅宏信吵了起來,宋媛更是覺得不能對不起她。

“薇寧是對的,我也不同意解除婚約,薇寧等了薄深這麼多年,薄深肯定要對她負責的。”

宋媛緩聲開口,“你先勸勸他們兩個,我讓薄深過去看看,實在不行的話,把薇寧接出來住兩天,讓他們倆彼此冷靜一下。”

話音剛落,那頭突然響起一道什麼東西被砸到地上的悶響。

宋媛心裡一緊,頓時對傅薇寧的處境擔心不已。

那頭,鄭琳顯然也被嚇了一跳,過了好一會兒,才帶著哭腔答應了一聲,“我……我試試……”

宋媛應了一聲,連忙掛斷電話,給自家兒子打了過去。

厲家莊園。

厲薄深剛哄著小星星睡下,從小傢夥臥室出來,便接到了自家母親的電話。

看到來電顯示,厲薄深想到自家母親這段時間以來對於讓他娶傅薇寧的堅持,不由得一陣頭疼,緩了幾秒,才抬手接通。

剛一接通,還冇來得及開口,自家母親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,“薇寧跟你傅叔叔吵架了,現在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,你快去看看。”

聞言,厲薄深擰了下眉,“這是傅家的家事,我過去算怎麼回事?”

聽到自家兒子的話,宋媛的語氣裡滿是指責,“薇寧是因為你纔跟你傅叔叔吵起來的,你不去看,難道要我大半夜跑一趟嗎?而且我聽你傅叔叔好像還動手了,我過去恐怕也攔不住,就算是為了薇寧的人身安全著想,你也該去看看!薇寧的傷剛好,可不能再受傷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