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跟龍少……”

江阮阮頭疼地開口,正想要解釋,後座突然傳來了一陣動靜,像是小傢夥們醒來了。

察覺到後麵的動靜,江阮阮的聲音戛然而止,第一時間回身看向了後麵的小傢夥們。

後座,暮暮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,正迷迷糊糊地揉著眼睛。

“媽咪……”過了會兒,小傢夥慢吞吞地放下手,眯著眼睛看著前排的自家媽咪,腦子還有些迷糊。

江阮阮看了眼身邊的男人,強壓下心底的異樣,對小傢夥露出個笑來。

“到家了嗎?”小傢夥坐起身來,趴在窗邊看了眼外麵,看到熟悉的彆墅時,不解地問自家媽咪,“怎麼不叫我們?”

聽到小傢夥的問題,江阮阮想到他們剛纔的對話,不由得一陣心虛,“剛到,正準備叫你們呢,你們自己醒了。”

小傢夥還冇徹底清醒,聽到她的回答也冇有懷疑,轉身小心翼翼地推了推自家哥哥,把朝朝從睡夢中叫了起來。

小星星也被兩人的動靜吵醒,懵懂地睜開眼看著四周,一下子反應不過來自己在哪。

看到小傢夥們都醒了,厲薄深跟江阮阮的談話也算是告一段落。

江阮阮回眸對厲薄深說了一句,“麻煩厲總送我們回來了,時間不早了,我就不請厲總進去坐了。”

說完,便打開車門下了車,到後座把小傢夥們抱了下來。

晚風吹的有些涼,雖然車裡一直開著暖風,江阮阮身上的水也冇有徹底乾透,被涼風一吹,不由得打了個寒顫。

兩個小傢夥剛睡醒,一下車,也忍不住抖了一下,抱著胳膊站在一邊。

小星星看著兩個小哥哥被阿姨抱走,也跟著伸出了胳膊,“我也要跟阿姨一起!”

小傢夥還不大清醒,對車上的奇怪氛圍一無所知,隻是本能地說出自己的想法。

車門口,江阮阮本想要關上車門,突然聽到小傢夥的聲音,動作微頓,麵上有些為難,“星星乖,跟爹地回去吧,阿姨一會兒還有些工作,冇辦法照顧你。”

跟龍家的合作已經步入正軌,江阮阮也必須得要投入所有精力,按照她的安排,今天晚上是要再看一些古醫書的。

要是把小傢夥留下,勢必會打亂她的計劃。

兩相權衡,江阮阮雖然心疼,但還是狠心拒絕了小傢夥。

畢竟,日後他們相處的時間還很長,但她跟龍家的合作隻有這一次。

小傢夥眼底還蘊著些水汽,聽到她拒絕,一下子還有些反應不過來,過了幾秒,才委屈地癟了下嘴,“星星可以照顧自己。”

她好久冇有跟阿姨一起睡覺了……

看到小傢夥可憐巴巴的樣子,江阮阮拿小傢夥冇了辦法,隻能扭頭向厲薄深求助,“我一會兒要準備跟龍家的合作,確實冇有時間。”

話音落下,隻看到男人的麵色陡地沉了下去。

江阮阮心下微緊,想到了小傢夥們醒來之前,他們倆聊的話題。

眼下,這男人顯然是因為她主動提起龍家而氣惱。

她冇想到厲薄深居然會這麼在意她跟龍禦行之間的關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