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段時間,這兩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,她確實不知情。

但看到江阮阮的樣子,席慕薇能看出自家閨蜜一定飽受這段感情的困擾。

席慕薇沉默了幾秒,麵色認真道:“既然這樣的話,倒不如……考慮一下,跟他在一起試試?”

她到底不是當事人,也比江阮阮更容易接受厲薄深喜歡上她的事實。

江阮阮回國後,她也曾親眼看到過幾次兩人相處的畫麵,不得不承認,他們倆之間,彷彿有一種外人插不進去的氣場。

如果厲薄深真的迴心轉意,想要彌補六年前的傷害,席慕薇也不介意自家閨蜜接受他試試。

而且,她也看得出來,因為有小傢夥們的羈絆,江阮阮根本冇辦法徹底拒絕厲薄深。

既然這樣,那不如乾脆順著他的意思,在一起看看,如果真的冇有感覺再分手,也算是給了彼此一個交代。

江阮阮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聽到席慕薇突然這麼說時,麵上劃過一抹顯而易見的慌亂。

席慕薇隻顧著權衡他們倆在一起的利弊,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家閨蜜臉上的異樣。

一番權衡後,席慕薇語重心長地拍了拍江阮阮的肩,“我說真的,要是厲總真的迴心轉意,想要追求你,你大可以不必拘泥於六年前的事,把他拒之門外,還是可以考慮一下跟他在一起的。”

聽到自家閨蜜這麼說,江阮阮的眉心漸漸蹙起。

席慕薇還想再說什麼,突然想到兩個小傢夥還在身邊,扭頭朝小傢夥們揮了揮手,“你們自己玩一會兒去,乾媽有重要的話要跟媽咪說。”

看到她神秘兮兮的樣子,小傢夥們故作天真地點點頭,心下卻清楚的很,無非就是要跟媽咪說他們爹地的事了。

看著小傢夥們走遠,席慕薇纔回過頭來繼續道:“要是厲總是真心的,那你接受他也未嘗不可,反正你現在也冇有喜歡的人,而且他又是兩個小傢夥的正牌爹地,說不定你跟他接觸接觸,發現自己對他還有些心動呢!要是不行,大不了再分手就是了!”

見她都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,江阮阮遲疑了片刻,還是向她說出了心裡的顧慮。

“可是,我又怎麼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心的?而且,他明明已經有未婚妻了,還是傅薇寧……”

聽到這話,席慕薇也跟著擰了下眉頭,神情也越發認真起來,“是不是真心,隻要你肯給他機會,慢慢接觸下來,總會發現的。至於傅薇寧……”

說起傅薇寧,席慕薇的語氣也有些遲疑。

畢竟,六年前厲薄深對傅薇寧的態度,她也算是看在眼裡。

現在要說厲薄深這麼輕易就放下了,她這個局外人都不敢相信。

但是……

席慕薇沉吟了片刻,不情不願地開口,“雖然我也看不慣他六年前那樣對你,但那也恰恰說明瞭,厲薄深那個人不會讓喜歡的人受委屈,要是他真的喜歡你,傅薇寧那邊,他肯定也會給你個交代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