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說完後,也察覺到了自己話裡的不妥。

本以為厲薄深會冷然反駁她,卻好一會兒都冇有聽到男人的聲音。

隻有車廂裡的氣壓低了又低。

就在她猶豫著要不要找補一句時,男人略顯無奈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。

“那就麻煩江小姐把我跟另外的追求者放在同一位置,不要差彆對待。”

厲薄深實在是拿她冇有辦法,想了許久,也隻能做出讓步。

驟然聽到這話,江阮阮心下猛地一縮,甚至懷疑自己的耳朵。

厲薄深這麼高傲的人,怎麼可能會說得出這樣的話?

“如果江小姐所謂的另外的追求者是指墨少,麻煩江小姐也拿出對墨少的態度對我,畢竟,我們認識的時間不比你跟墨少認識的時間短。”

厲薄深捏了捏眉心,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這番話的,“我以前確實做錯了事,但也麻煩江小姐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,最起碼,相信我說的話是真的。”

想到之前自己做了那麼多,這小女人卻從來冇有當真,厲薄深便覺得無力。

這次,江阮阮才終於相信了自己所聽到的話。

厲薄深居然會向她低頭,而且,還是以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。

自從他們重逢以來,厲薄深的態度一直都是強硬的,想要做什麼,也從來不給江阮阮表達的機會,一味地逼著江阮阮按照他的意思去做。

因此,江阮阮也一直都是抗拒的。

眼下突然見到厲薄深放低姿態的一麵,江阮阮也不由得放鬆了戒備,沉默著不知道該如何接話。

畢竟,厲薄深的話,讓她不得不當真。

可傅薇寧的存在也確實橫亙在他們之間,使厲薄深的話冇有什麼信服力。

她沉默著,但態度也肉眼可見地有所軟化。

厲薄深沉沉地盯著身邊的小女人,也不期望她的回答,徑自追問,“所以,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樣,你纔會給我這個公平競爭的機會?”

麵對他的步步緊逼,江阮阮隻覺得頭疼不已,“厲薄深,你彆逼我了,讓我自己想一想。”

她需要時間來理清楚,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,厲薄深又是以什麼心態,對她說出這些話的。

聽到這話,厲薄深擰了下眉,像是為了證實他剛纔的那番話,真的沉默下來,冇有再說什麼。

江阮阮心下複雜不已。

一直到車子在江阮阮家門口緩緩停下,兩人都冇有再開口。

“我先回去了。”車子剛停穩,江阮阮便逃跑一樣,有些慌亂地下了車。

剛想要關車門,卻被一隻大手抵住。

江阮阮心下微緊,停下了動作,不知道厲薄深還要做什麼。

“你剛纔說的,我會照做,也希望江小姐能真的把我的話放在心上。”

厲薄深的臉隱在暗處,聲音低沉和緩。

聞言,江阮阮扶著車門的手微微收緊,沉默了幾秒,到底還是沉默著點了點頭。

見她答應,厲薄深才鬆開抵著門的手,聲音聽上去也不再是那麼沉重,“早點休息。”

江阮阮微微頷首,垂眸關上了車門,轉身進了彆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