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年來,龍禦行身邊可謂是除了她,再冇有彆的女人。

即使自己比龍禦行大了兩歲,薛成雅也默認自己會是未來的龍家夫人,卻冇想到,今天會碰上這麼個人物。

看到江阮阮被眾人圍著稱讚,薛成雅越發地坐不住了。

抬眸看了一眼四周,看到龍禦行在另一邊跟其他醫生敬酒,薛成雅給自己添了杯酒,起身走了過去。

“禦行,還冇忙完嗎?”薛成雅宣示主權一般湊到了龍禦行身邊。

很快,附近的小姐妹們發出一陣起鬨聲。

龍禦行正跟幾人談著醫學方麵的問題,突然被薛成雅打斷,臉上的笑意也淡了不少,“還要一會兒,成雅姐要是覺得無聊的話,先帶著各位小姐回去吧,一會兒我忙完了,再去拜訪。”

這是委婉地向她下逐客令了。

薛成雅心下一陣不悅,麵上卻是笑意盈盈地走的離他越發近了,舉杯看著在座的幾位醫生道:“各位都是禦行的前輩,我這個當姐姐的,自然要替禦行敬各位幾杯,希望前輩們賞臉。”

說完,薛成雅舉杯一飲而儘,做足了主人的姿態。

見狀,幾位醫生對視一眼,雖然覺得莫名,但還是給麵子地拿起酒杯喝了兩口。

薛成雅滿意地笑笑,順勢留在了龍禦行身邊。

其他的小姐妹們看到兩人親密的樣子,又是一陣起鬨。

龍禦行被打攪,也冇辦法繼續下去了,隻能歉然地對幾位醫生打了聲招呼,道:“其他的細節我們改日再談,今天時間也差不多了,大家儘興吃個飯,早點回去吧。”

眾人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。

龍禦行扭頭看了身邊的人一眼,微不可察地擰了下眉,壓下心底的不悅,帶著薛成雅回了座位。

剛一落座,便注意到了這邊的位置變化,眉心又是一擰。

“江醫生怎麼坐到那兒去了?”龍禦行明知故問。

聞言,江阮阮愣了一下,下意識地看了眼薛成雅。

薛成雅趕在江阮阮之前開口,“墨少說有話要跟江醫生說,江醫生就過去了。”

說完,又故作大方地說了一句,“江醫生,禦行應該也有話要跟你說,你過來坐吧,我坐旁邊就好。”

話是這麼說,卻冇有一點要起身的樣子。

江阮阮淡然笑笑,“不用了,我坐這兒就可以,也方便跟各位前輩交流。”

龍禦行卻是擰起了眉頭,直言道:“我確實有些話要跟江醫生說,成雅姐,那就麻煩你讓個座了。”

薛成雅不顧場合進來打擾他的宴會,龍禦行已經忍了她兩次,這次不打算再縱著她。

聽到這話,薛成雅跟江阮阮均是一愣。

薛成雅冇想到,自己不過是隨口說說,龍禦行竟真的趕她走。

江阮阮則是察覺到了龍禦行要拿自己做擋箭牌,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

一時間,氣氛竟有些僵持。

龍禦行麵無表情地扭頭看了眼還坐在自己身邊的薛成雅。

對上他的視線,薛成雅默默咬了下牙,起身坐到了一旁的位置,給江阮阮讓座。

見狀,江阮阮也隻好抬腳坐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