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次的宴會,出席的醫生不算多,但也有十來個。

江阮阮一眼看去,認出了幾個上次一起參加義診的熟人。

至於剩下的,便都不曾見過了。

隻是,能夠得到龍家的認可,跟龍家合作,想必都不是等閒之輩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禮貌地對眾人露出個笑來,表達自己的善意。

“龍少,這兩位是?”

突然,有人起身向龍禦行發出質問,“他們倆也是這次要跟我們合作的醫生?”

話語間,儘是對他們的質疑。

江阮阮早已習慣了這樣的質疑,但聽到這話時,臉上的笑意還是有一瞬的僵硬。

這到底是龍禦行的地盤,她怕因為自己的資曆,給龍禦行增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

要是有人因為他們,而對龍家產生不信任,江阮阮更是難辭其咎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臉上的神情也越發謙卑。

龍禦行泰然地看向發問的人,沉聲介紹,“這兩位是江醫生跟墨醫生,這次會跟我們一起合作,希望大家合作愉快。”

聽到這話,眾人一陣唏噓,看向江阮阮跟墨林深的視線裡滿是質疑。

看向江阮阮的視線中質疑更甚。

龍禦行自然也察覺到了眾人對他們的質疑,回身看了眼兩人,用眼神詢問他們,用不用自己替他們解圍。

兩人淡然地笑著搖了搖頭。

在座的基本都是他們的前輩,對他們的能力有所質疑也很正常,絕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改變他們的偏見的。

見狀,龍禦行便也冇有說什麼,隻向他們解釋了一句,“這裡都是上次參加龍家義診的醫生,有些上次在其他地區義診,你們可能冇見過。”

兩人瞭然地點了點頭。

“既然人都到齊了,那大家就一起坐下來聊聊吧!”龍禦行回頭看向眾人,提議道。

眾人自然不會拒絕。

龍家舉辦的宴會,龍禦行雖然年紀小,但還是坐在主位,其他醫生則自覺按照資曆,從他身邊往外坐開。

江阮阮跟墨林深也自覺地走向了龍禦行對麵的位置。

剛要落座,卻被龍禦行叫住,“江醫生,墨醫生,你們坐這兒。”

聽到這話,眾人均是一愣。

江阮阮正想要拒絕,卻看到龍禦行身邊的那位醫生已經讓出了位置。

定睛一看,正是上次跟他們一起義診的呂然。

彆的醫生或許不清楚,但經過上次的義診,呂然卻是對兩人的醫術有了深刻的認識,也知道,他們確實配得上這個位置。

其餘人見呂然都讓了座,心下不解,但呂然資曆那麼高,都冇有說什麼,他們也隻好紛紛往後退了一個位置,給兩人讓座。

江阮阮跟墨林深對視一眼,知道這時候要是還不過去,就有些不識抬舉了,隻好頂著眾人的目光,過去落座。

“上次義診時,江醫生施展的那一手鍼灸術,我回去研究了一下,還是有些地方不太明白,一會兒宴會結束,江醫生能不能抽空跟我聊兩句?”

呂然的聲音不大不小,剛好整桌的人都能聽到。

聽到呂然居然要向江阮阮請教,眾人看江阮阮的目光裡又夾雜了幾分震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