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江阮阮答應下來了,小星星才委屈巴巴地抬手抹了把眼淚,抬起頭來對著江阮阮笑了笑。

江阮阮冇想到小傢夥真哭出來了,歉然地俯身摸了摸小傢夥還有些淚痕的臉頰,“對不起,阿姨害你傷心了。”

小傢夥認真地搖了搖頭,又反身跑到厲薄深身邊,從書包裡拿出了門票,遞到了江阮阮手上。

江阮阮心情複雜地接了過來,還想要說些什麼,卻被小傢夥的聲音給堵了回去。

“阿姨再見!”小傢夥生怕江阮阮反悔,把票塞給她,便揹著小書包進了幼兒園,朝著江阮阮揮了揮手,“音樂會見哦!”

見狀,江阮阮隻好把嘴邊的話嚥了回去,起身對小傢夥點了點頭。

三個小傢夥手牽手進了幼兒園。

隻剩下江阮阮跟厲薄深在門口站著。

江阮阮垂眸看了眼手裡的門票,背後仍能感覺到厲薄深意味不明的視線,心情複雜不已。

她答應了小傢夥要陪她去看音樂會,也就意味著,她又要跟厲薄深相處。

要是換做之前,江阮阮或許還能說服自己,隻是相處一段時間而已。

可經過昨天的事,江阮阮卻有些害怕了。

她不知道,音樂會上,厲薄深還會做出什麼,又會說什麼話。

“江小姐。”

就在她走神時,厲薄深的聲音在身後響起。

江阮阮收起思緒,遲疑了幾秒,纔回身對上他的視線。

厲薄深卻也冇有說什麼,隻是意味不明地挑了下眉,“多謝江小姐賞臉,音樂會那天,我去接你們。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毫不猶豫地拒絕,“不用了,我會帶朝朝跟暮暮直接過去的,不麻煩厲總了。”

要是真的由厲薄深去接他們,在外人眼裡,恐怕又會覺得他們是一家人。

江阮阮不想再讓人產生這樣的誤會了。

話音落下,江阮阮心絃緊繃地看著麵前的人,甚至都已經準備好了,如果他堅持,自己要如何拒絕。

不料,厲薄深卻是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也行,那就音樂會門口見。”

說完,不等江阮阮反應,厲薄深直接轉身離開。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他轉身的瞬間,江阮阮好像在他臉上看到了幾分計謀得逞的笑意。

一直到厲薄深的車在她視線中離開,江阮阮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。

厲薄深分明就是算好了,不準備給她拒絕的機會!

剛開始,她還在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前去赴約。

可被厲薄深三言兩語帶著,她的注意力便被帶到了要怎麼赴約上了。

相當於是已經默認了,自己一定會去參加音樂會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隻覺得一陣懊惱。

另一邊,厲薄深驅車前往公司。

回去的路上,江阮阮方纔的神情還時不時地在他腦海中浮現。

想到那小女人被自己牽著鼻子走的樣子,厲薄深眼底隱隱浮現出幾分笑意。

他還是第一次對人使這種小把戲,卻冇想到,那小女人會這麼容易上鉤。

對於音樂會,厲薄深甚至也開始有了期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