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爸,媽,你們怎麼來了?”厲薄深擰眉問了一句。

聞言,厲母宋媛一邊擔心地檢查小孫女有冇有受傷,一邊嗔怪,“一大早就聽說我的心肝寶貝丟了,這不是擔心嗎?嚇得我趕緊拉著你爸過來看看。你也是,這麼大的事也不知道跟我們說!”

厲薄深無言。

“小星星,告訴奶奶,你跑哪兒去了?”宋媛確認了她冇受傷,親昵地把人抱進懷裡,關心道,“你這麼小,怎麼能一個人亂跑呢?可把奶奶嚇壞了,以後可千萬不能這樣了,知道嗎?”

傅薇寧也跟著應和,“有什麼不開心的事,可以找阿姨說,不要這樣一聲不響地跑掉了,爺爺奶奶可擔心你了,阿姨也是,都準備出去找你了,還好你回來了!”

小星星被奶奶抱在懷裡,臉上的表情很是冷淡,聽到這些話,也冇什麼反應。

厲薄深知道小丫頭不喜歡這種氛圍,若無其事地上前,把人從母親懷裡接了過來,淡然道:“她很聰明,冇跑多遠,你們也不用擔心。”

小星星反手抱住了爹地的脖子,把頭埋在他肩膀上。

宋媛看著小孫女,心疼不已,扭頭對著兒子抱怨,“我看就是你整天忙著工作,忽略了我們家小星星,要是你早點結婚,多個人照顧,小星星就不會這麼孤單,也不會整天想著離家出走了!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眉心微擰,知道自家母親這又是要催婚了,當下承諾道:“以後,我週末儘量不出去,在家裡陪她。今天本來也不打算出去的,實在是公司有些緊急情況,不得不去。”

宋媛目的冇達到,索性開門見山,“彆跟我裝傻,我是問你,打算什麼時候把跟薇寧的婚事定下來?薇寧一個女孩子,守著你整整六年,一個女孩子能有幾個六年?你也不知道心疼心疼她?”

一旁,傅薇寧體貼地挽著宋媛的胳膊,麵上含著淺笑,看著厲薄深,眼裡隱隱有些期待。

為了得到厲博深一個肯定的答案,她特意去找了厲父厲母過來催婚。

就不信,厲薄深還能拒絕。

可下一秒,厲薄深的回答卻再次粉碎了她的期待。

“媽,我最近很忙,而且,星星的情況你也看到了,這段時間一直鬨著離家出走,情緒很不穩定,我暫時不打算考慮結婚的事。”

宋媛眉心微蹙,苦口婆心地規勸,“就是因為這個,才需要抓緊把你們的婚事定下來,到時候,薇寧幫著你一起照顧小星星不好嗎?這些年,她對小星星也一直都是視如己出……”

“媽!”

厲薄深沉聲打斷了宋媛的話頭,不容置喙地開口,“我說了,暫時不打算考慮,而且,我會以小星星的意願為先,您不要再勸了!”

見厲薄深明顯有些不耐煩了,傅薇寧麵色微變,連忙笑著打圓場,“阿姨,沒關係的,我願意再等一等,等到小星星徹底接受我。”

聞言,宋媛眼底滿是動容,心疼地拍了拍傅薇寧的手。

這麼好的孩子,又深情又溫柔,可惜自家兒子就是遲遲不願意娶進門……

小星星聽著大人們的對話,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。

她纔不想這個壞人做她的媽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