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怔然地看著麵前義憤填膺的兩個小傢夥,眉心微擰。

明明是這兩個小傢夥在指責他

可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兩個小傢夥這樣,他心裡竟有些難受,甚至,還有幾分莫名的愧疚。

江阮阮懷裡抱著小星星,乍得聽到自家的兩個小傢夥說出這樣的話,先是覺得愕然,而後,心下便密密麻麻的疼了起來。

還好,兩個小傢夥還不知道麵前的就是他們的親生父親。

要是知道,恐怕他們會更難過……

厲薄深沉默了許久,歉然地從兩個小傢夥身上撇開視線,“抱歉,叔叔冇有把你們當成壞人,隻是覺得……你們既然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活,再跟前夫往來,終究是不太好。你們的父親要是知道了,會覺得不舒服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均是一愣。

兩個小傢夥驚訝地對視一眼,後知後覺地想起來,爹地還不知道他們的關係。

暮暮心直口快地否認,“沒關係,我們冇有爹地!”

江阮阮接二連三地被這兩大一小的話給震驚到,眼下聽到小兒子說出這句話,心下不由得一個激靈,想要阻止,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隻能忐忑地等著厲薄深的反應。

男人眼裡漸漸浮上了狐疑,小傢夥的話,跟他剛纔看到的照片聯想在一起,怎麼想,都覺得怪異。

“你們爹地呢?什麼叫冇爹地?”他忍不住追問了一句。

暮暮看著眼前一臉不解的男人,意有所指道:“爹地不要我們了啊,他拋棄了我媽咪,又不喜歡我們,我們一直跟媽咪相依為命,從來冇有見過他。”

聽到小傢夥的回答,厲薄深眉心猛地擰了起來,眸子定定地看向江阮阮,眼底情緒翻湧。

這些年,居然一直都是這個女人獨自帶著兩個孩子。

他實在無法想象,他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。

而且,這女人在國外的履曆還那麼優秀。

又是付出了多少辛苦,才做到那個地步?

那個男人居然就這麼拋棄了他們母子!真是該死!

江阮阮察覺到男人視線中夾雜的濃烈情緒,甚至能猜到他接下來要說些什麼。

冇等他再開口,江阮阮微微闔了下眸子,把眼底的情緒儘數掩了下去,若無其事地打斷了他們的話頭,“好了,小星星已經不哭了,你們該回去了,我也該去工作了。”

說完,便放開了懷裡的小丫頭,摸了摸她的頭,柔聲道:“乖乖跟爹地回去吧,下次再來找小哥哥們玩。”

小星星得到她的承諾,剛剛哭過的小臉上露出笑意,乖乖點了點頭,回身走到了爹地身邊。

厲薄深眸色微暗,看出來她不想提及剛纔的話題,到底也冇有多問。

看到小星星紅著眼眶走過來,無聲地摸了摸小丫頭的發頂,語氣也和緩了許多,“跟阿姨再見。”

小星星抬手,朝江阮阮跟兩個小傢夥揮了揮。

三人揮手迴應。

末了,厲薄深朝江阮阮微微頷首,“我帶她先回去了。”

不等江阮阮反應,便帶著小星星轉身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