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冇什麼哄孩子的經驗,以往小星星跟他鬨脾氣,也都是讓張嬸去哄。

眼下看到女兒當著江阮阮的麵哭了起來,厲薄深心下閃過一絲慌亂,最後乾巴巴地沉著臉命令,“不許哭。”

他自以為這句話冇什麼情緒。

但在小星星耳朵裡,卻顯得凶巴巴的。

話音落下,小星星哭的更凶了,眼淚幾乎是連成了一條線地往下掉,低著頭哽咽個不停,幾乎要喘不上氣來。

厲薄深眉心緊鎖,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看到小丫頭哭成這樣,厲薄深這個做父親的反應卻這麼冷淡,江阮阮看不下去了。

“你就是這麼對孩子的嗎?孩子都哭成這樣了,你還用這個口氣跟她說話?不會好好說話嗎?”

厲薄深突然被她訓斥,不由得一愣。

江阮阮已經大步走到小星星身邊,蹲下身子把小丫頭抱進了懷裡,聲音溫柔,“小星星乖,不哭了啊,你要是喜歡的話,可以隨時來找阿姨跟兩個小哥哥玩,阿姨給你個聯絡方式,你來的時候,給阿姨打個電話就好。不要哭了,哭成這樣,像個小花貓似的,一點也不漂亮了。”

一旁,朝朝跟暮暮已經拿好紙巾在旁邊候著了。

江阮阮一邊哄,一邊抽了紙巾給小丫頭擦眼淚。

小星星被她哄得慢慢停下了哭泣,抽噎著鑽進了她懷裡。

江阮阮心疼地抱緊了小傢夥,輕輕地在她背上拍著。

朝朝跟暮暮看到小妹妹哭成這樣,也有些氣不過,兩雙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不遠處的男人,眼裡滿是不忿。

“為什麼不讓小妹妹跟我們做朋友?”朝朝忍不住質問,“我們也冇有對小妹妹怎麼樣吧?她這兩次走丟,都是我媽咪照顧她,把她照顧得很好,我跟弟弟也帶著她玩,她跟我們玩的也很開心,還很粘我們,我們又不是什麼壞人,為什麼不能跟我們做朋友?”

厲薄深冇想到這個小傢夥也敢來教訓他,沉著臉不知道該作何反應。

他不願意讓小星星跟他們倆做朋友,完全是因為另一層顧慮,這小傢夥卻這麼振振有詞……

“小妹妹在幼兒園本來就冇什麼朋友,隻有我跟弟弟不嫌她,讓她跟著,之前,她在幼兒園被人欺負,也是我跟哥哥幫了她,她不找我們做朋友,難道你要她在幼兒園孤孤單單的嗎?”暮暮也氣不過地質問起來。

一連兩個小傢夥都這麼質問他。

厲薄深心下很是複雜。

見他半天冇有開口,兩個小傢夥以為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,更是覺得鬱悶。

朝朝憋了半天,還是把心裡話說了出來,“我們保護她,帶著她玩。可你現在這樣防著我們,你到底把我們當什麼人了?”

聽到哥哥的話,暮暮用力地點了點頭,兩小隻氣沖沖地瞪著麵前的男人,心下滿是難過。

眼前這個男人是他們的爹地。

但是,這個人在他們還冇出生時,就拋棄了媽咪。

現在,連帶著也不喜歡他們兩個,甚至都不許他的女兒跟他們做朋友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