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頭,厲薄深冇有等到江阮阮的回答,眉心微擰,語氣也沉了下去,“不方便的話,我讓路謙過去。”

江阮阮回過神來,斂眸平複了一下情緒,淡然道:“不用了,星星已經在我車上了,我剛想打電話跟你說一聲。”

聽到這話,厲薄深麵色稍緩,“那就麻煩你了,我還有事,先去忙了。”

說完,不等江阮阮迴應,便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手機裡傳來一陣忙音。

江阮阮愣了幾秒,把手機放到了一邊,男人的聲音卻好像還在耳邊迴盪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,這兩天因為舞台劇的排練,厲薄深對她的態度隨和了許多。

有時候,甚至會讓她有種他們其實是一家人的錯覺,包括剛纔也是。

但一想到宋媛,江阮阮便會讓自己迅速抽離出來。

“媽咪?”後座的小傢夥們見她遲遲不發動車子,不解地催促了一聲。

江阮阮恍惚地應了一聲,慢慢收起思緒,發動車子朝家的方向駛去。

到家時,李嬸已經準備好了晚飯。

看到隻有他們四個人進來,李嬸還愣了一下,“厲總呢?”

這兩天晚飯都是他們一起吃的,眼下隻有小星星來了,卻不見厲薄深的影子,李嬸還有些不習慣。

在他們身後看了一圈,也不見厲薄深的身影。

李嬸不解地看向江阮阮,彷彿厲薄深本就是他們家的一份子一樣。

看到李嬸詫異的樣子,江阮阮眉心微蹙,意識到自己的感覺並不是錯覺,心情也莫名地有些沉重,“他……有事要忙。”

聞言,李嬸瞭然地點了點頭,“那我們等他嗎?還是先吃?”

江阮阮又是一陣猶豫。

小星星聽到李嬸的話,眸底閃過一抹光亮,回頭可憐巴巴地看著江阮阮,“我想要爹地……”

說完,又輕輕扯了扯江阮阮的衣襬,奶聲奶氣道:“爹地忙起來總是不吃飯。”

見小傢夥都這麼說了,江阮阮也隻好對李嬸點了點頭,“等一會兒吧。”

李嬸答應下來。

江阮阮心情複雜地收回視線,換了鞋,帶著小傢夥們進去洗手。

“媽咪,我們要等叔叔一起吃飯嗎?”洗手時,暮暮好奇地問了一聲。

小傢夥倒是聽到了剛纔江阮阮答應小星星的話,但更知道媽咪躲著爹地。

江阮阮含糊地給了個肯定的回答。

小傢夥看出媽咪的勉強,不解地歪了歪腦袋。

既然媽咪這麼不喜歡爹地,又為什麼要答應等爹地吃飯呢?

江阮阮對小傢夥的想法全然不知,等著他們洗完手,剛帶著小傢夥們從衛生間出來,便聽到了一陣敲門聲。

想來,應該是厲薄深來了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下意識地擺出一副疏離的表情,上前開了門。

門口,男人西裝革履,連領帶都一絲不苟地繫著,像是剛結束了一場會議,眼角眉梢還有些嚴肅的味道。

看到男人的樣子,江阮阮愣了幾秒,才側身讓出路來,“進來吧。”

厲薄深微微頷首,幾乎是貼著她的身側,抬腳走進了客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