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家莊園。

厲薄深掛斷電話後,麵無表情地在小星星房間門口站了許久,滿腦子都是江阮阮跟彆的男人在一起的樣子。

六年前,那小女人狠心地說走就走。

他找了她整整六年。

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她回來,厲薄深自然是不可能允許這小女人跟彆的男人在一起。

這段時間以來,隻是看到她跟墨林深的幾次接觸,厲薄深便已經震怒。

眼下那小女人還要跟龍禦行合作,兩人接觸的時間也隻會多不會少。

要是他們兩個之間發生了什麼……

想到這兒,厲薄深周身的氣壓低的嚇人。

他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!

至於那小女人那邊,他也不能再容忍她這樣躲著自己了!

……

因為秦宇馳的訊息,厲薄深接連幾天都在想辦法改善自己跟江阮阮的關係。

這幾天也一直都是親自去接送小星星,以為能在幼兒園門口遇到那小女人,跟她好好聊聊。

不料,一連幾天下來,那小女人卻是連麵都冇有露。

厲薄深不由得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。

那小女人已經躲著自己不知道多久了,甚至連小星星都已經接受了見不到她的事實,自己居然會妄想能在這裡遇見她。

“爹地。”

就在厲薄深出神時,小星星的小奶音在車廂裡響起。

厲薄深擰了下眉,收起思緒,不解地看向小傢夥。

小星星看到爹地注意到自己了,奶聲奶氣道:“老師說,最近要舉行週年慶。”

厲薄深頷首,“怎麼了?”

這件事他是知道的,這家幼兒園有他的投資,在園方打算舉辦週年慶時,便已經向他請示過了。

隻是,不知道小傢夥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。

小傢夥眼裡隱隱有些期待,“老師說,週年慶,小朋友要表演節目,家長、家長也要一起!”

話音落下,小傢夥眼巴巴地看著自家爹地,話裡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要是家長也要參與,那漂亮阿姨也一定會出現的!

就算阿姨躲著他們,不跟她說話,她隻要能看到阿姨也是好的!

對上小傢夥期待的目光,厲薄深眸色微暗,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“爹地知道了。”

聞言,小傢夥歪了歪腦袋,臉上有些失落。

她還以為,爹地會跟她是一樣的想法,可爹地表現得卻很冷淡。

爹地不喜歡阿姨了嗎?

厲薄深對小傢夥的想法一無所知,應了一聲,便收回了視線,心下還是有些煩躁。

他自然知道小傢夥是想要借這次機會看到江阮阮,但他不一樣,他不滿足於隻是看到那小女人。

他要想辦法改善兩人的關係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不由得有些頭疼。

那小女人那麼堅定地要跟他們保持距離,這次就算見麵,恐怕也不會多看他們一眼。

厲薄深也不想再勉強她,這樣下去,他們之間的關係隻會更生硬。

父女倆各懷心事,一路上都冇有人再說話。

回到厲家莊園,厲薄深才注意到小傢夥的情緒似乎不太高,不解地擰了下眉,剛纔在車上這小傢夥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就不高興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