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,厲薄深回到莊園時,小星星正趴在茶幾上玩著樂高。

跟朝朝跟暮暮玩的久了,小傢夥也沾染上了他們的愛好,讓厲薄深給買了不少樂高。

考慮到小傢夥是一個人,厲薄深給她買的模型也比那兩個小傢夥的小了不少,放在茶幾上剛剛好。

看到他進門,小星星朝門口看了一眼,而後起身迎了過來,也不說話,隻是站在他身邊盯著他看。

厲薄深看到小傢夥,便不由得想起江阮阮。

在飛機上,那小女人害怕成那樣,卻隻是惦記著朝朝跟暮暮。

殊不知,小星星也是她的女兒……

想到這兒,厲薄深心疼地伸手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。

“阿姨。”小星星突然盯著他叫了一聲。

厲薄深不由得一愣,擰眉對上小傢夥的視線,慢慢收回手。

小星星抿著嘴巴,不大高興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,奶聲奶氣道:“有味道,阿姨的。”

聞言,厲薄深下意識地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手。

剛纔在飛機上,那小女人幾乎牽著他的手牽了一路。

小星星皺著鼻子聞了聞,慢慢走到了厲薄深身邊,認真道:“爹地身上,有阿姨的味道。”

說完,小傢夥不高興地癟了下嘴。

爹地身上有阿姨的味道,他們一定見過麵了。

可自己卻好久冇有見到阿姨了……

想到這兒,小傢夥生氣地看了眼自家爹地,轉身生著悶氣,一言不發地回了樓上。

看到小傢夥突然生氣,厲薄深不解地擰了下眉,快步跟了上去。

小星星氣鼓鼓地抱著膝蓋坐在房間的地毯上,聽到門口的動靜,抬眸看了一眼,又立刻收回了視線。

“生氣了?”厲薄深沉聲問了一句。

小傢夥抬眸看了他一眼,換了個方向,側對著他,心下滿是抱怨。

明明是因為爹地,漂亮阿姨才躲著她的,可現在阿姨見過爹地了,卻不願意見自己。

厲薄深跟小傢夥到底是父女,多少也能猜到小傢夥的心思,有些無奈地解釋了一句,“你不是不想讓江阿姨走嗎?爹地也在想辦法讓她留下,所以纔會見麵,身上會有她的味道,是因為江阿姨回來的時候不舒服,爹地送她回去了。”

小傢夥先是狐疑地看了眼自家爹地,緊接著聽到江阮阮不舒服,小臉上又滿是擔心,“阿姨怎麼了?”

厲薄深想到飛機上發生的事,怕嚇到小傢夥,隻道:“冇什麼,就是身體不舒服,冇有大礙。”

小星星抿著嘴巴,一臉不相信地看著自家爹地,“要去看阿姨!”

她也要去見阿姨!

厲薄深眉頭微揚。

照那小女人的態度,恐怕是根本不想要再見到他。

隻是,那小女人向來對小傢夥心軟,要是他帶著小傢夥一起去……

想到這兒,厲薄深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,沉聲答應了下來,“好,爹地明天帶你去。”

小傢夥冇想到他會答應的這麼快,一下子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早點休息吧,明天你還要上學,我們早上去。”厲薄深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。

小星星這纔回過神來,想到明天就能見到漂亮阿姨了,乖巧地點了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