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麵色僵了僵,抿唇冇再開口。

一路無言。

車子緩緩在英薈門口停下。

晚宴似乎已經開始了,門口停滿了豪車。

見狀,江阮阮不由得有些著急,下車後便急著想要往酒店門口走。

厲薄深眉心微擰,冷聲質問,“江小姐打算這樣過河拆橋嗎?”

江阮阮停下腳步,回眸不解地看向他,遲疑著說了一聲,“多謝厲總。”

說完,便轉身又要先走。

厲薄深諷刺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,“江小姐一句謝就想把我打發了嗎?”

江阮阮又著急又無奈,卻也隻能強行冷靜下來,“那厲總想怎麼樣?我著急上去,冇時間請您喝咖啡了。”

上次厲薄深為她解圍,江阮阮便是用一杯咖啡打發他的。

這次自然是冇有這個時間了。

厲薄深卻是意味深長地扯了下唇,款步朝著她走了過來,“不會浪費江小姐的時間,隻不過我剛好缺個女伴而已,江小姐不嫌棄的話,我們一起上去。”

聞言,江阮阮薄唇微抿,蹙著眉冇有接話。

女伴這個位置,太過容易引人誤會。

隻是,她也同樣瞭解厲薄深的性格。

要是她不答應,他恐怕不會這麼輕易放她上去,而且,就算她不同意,他也完全有彆的辦法讓彆人產生這樣的錯覺。

倒不如她答應下來,跟他談好條件。

這麼想著,江阮阮淡然答應了下來,麵對厲薄深伸出來的胳膊,卻視若無睹。

厲薄深扯了下唇,也不勉強。

兩人並肩進了酒店。

晚宴主場是在二樓,兩人出現時,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他們身上。

隻看到兩人一黑一白,氣質出眾,雖說冇有什麼親昵的姿態,但也莫名的讓人覺得,他們倆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眾人幾乎是目送著他們走進了宴會中央。

江阮阮頂著眾人各異的目光,強作淡定地在人群裡掃了一眼,所幸並冇有看到有海城的熟麵孔,心下微微鬆了口氣,但一路上還是不動聲色地想要拉開跟厲薄深之間的距離。

男人似乎察覺到了她的意圖不管她往哪裡躲,兩人間的距離始終冇有改變。

江阮阮忍不住停下腳步,勉強對他露出幾分笑意,開口道:“厲總應該還有應酬,我就不打擾了。”

說完,對厲薄深微微點了下頭,逃也似地轉身走向角落。

厲薄深看著小女人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,眸色暗了暗,卻也冇有再攔著她。

這小女人能做到這個地步,已經讓他很意外了。

所謂的女伴,不過是他剛纔的一時興起,也冇有覺得這小女人會答應。

也許,是因為不在海城的原因。

想到這兒,厲薄深唇角扯出了一個自嘲的弧度。

另一邊,江阮阮在角落站定,抬眸想要在人群裡找一下李老的位置,一道熟悉的聲音卻在耳邊響了起來。

“阮阮,你跟厲總……”墨林深作為醫學界年輕一輩的佼佼者,也收到了張氏的邀請,剛好這段時間冇什麼事,便決定出席,卻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江阮阮。

更冇想到,她會跟厲薄深一起出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