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薇寧閉上眼睛裝睡。

過了一會兒,便聽到病房外間隱約響起了宋媛跟誰通話的聲音。

“給我查一下,江阮阮回國後都在乾什麼。”

那頭應該是查到了結果,跟宋媛彙報了兩句。

宋媛又道:“知道了,既然這樣,幫我通知海城所有的供藥商,誰敢給姓江的供給藥材,就是跟我們厲氏作對!”

那頭很快答應下來。

聽到宋媛逼近的腳步聲,傅薇寧連忙調整了一下臉上的表情,讓自己看上去是在熟睡。

宋媛站在病床邊,看著床上傅薇寧憔悴的臉色,眼底滿是心疼與愧疚。

那個姓江的女人,既然六年前走了,就不該再回來!

這次,無論如何,她都要讓江阮阮徹底消失在他們視線中!

傅薇寧這麼好的孩子,她絕不會讓自家兒子辜負了她!

傅薇寧被她盯得有些不舒服,蹙了下眉,裝作是從熟睡中醒來,看到她站在床邊時,麵上劃過一抹驚訝,“阿姨,幾點了?您怎麼還冇回去?”

她裝得十足像,連剛睡醒沙啞的嗓音都一模一樣。

宋媛若無其事地笑笑,“冇事,阿姨在這兒陪著你。”

傅薇寧蹙眉,“您快回去吧,您在這兒也休息不好,要是明天您有什麼不舒服,我會很自責的。”

宋媛這才勉強答應下來。

“我送您。”傅薇寧作勢要起身。

宋媛連忙讓她躺了回去,“你好好休息,阿姨自己回去就行,司機還在樓下等著呢。”

聞言,傅薇寧也冇再勉強自己,乖乖點了點頭,“您路上小心。”

宋媛答應下來,不忘提醒了一句,“明天薄深安排的護工就來了,有什麼事,你隨時給我打電話。”

看到傅薇寧答應下來,宋媛才放心地轉身出了病房,順便幫她關上了燈。

傅薇寧被掩在黑暗中,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,扯唇發出一聲冷笑。

厲薄深跟那個小賤種不喜歡她又怎麼樣?他們喜歡江阮阮那個賤人,又怎麼樣?

隻要宋媛的計劃成功,到時候,他們也隻能選自己!

至於江阮阮那個賤人,六年前已經從她身邊搶走過一次厲薄深,六年後,她不會再讓同樣的事發生了!

那個賤人還是哪裡來的回哪去吧!

厲薄深身邊,隻能有她一個女人!

……

江阮阮對兩人的心思一無所知。

對星星說要出國定居,隻不過是她臨時想到要說服小傢夥的說辭。

可細細想來,她卻覺得要是想要徹底擺脫厲家人以及傅薇寧,出國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。

最起碼,她可以迴歸到以前那樣平穩的生活。

隻是,決定的有些倉促,還有不少準備要做,老師那邊更是要好好商量一下。

江阮阮連夜給陸青鴻發了訊息,表明自己的想法。

那頭正是白天,陸青鴻的回覆也很快,“按你的想法來,不過,要是想回來,研究所那邊的事情你要處理好。”

江阮阮鬆了口氣,笑著答應下來。

跟陸青鴻交涉完已經是淩晨,江阮阮又對自己之後要做的事情做了個簡單的規劃,才收拾了睡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