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看著宋媛高高在上的架勢,知道她對自己的偏見已經無法扭轉,再者,也早就冇有必要扭轉,反正她們日後也不會再有什麼聯絡。

想到這兒,江阮阮的心情慢慢平定下來,語氣淡然地開口,“厲夫人,您大可放心,不是所有人都對您兒子感興趣的,至少,我對他並不感興趣,跟他僅有的交集,也隻是因為星星。現在既然您這麼說了,我日後也會更加註意,跟厲總保持距離。”

至於傅薇寧的傷,她無從證實這件事是否跟自己有關,江阮阮也不打算再提。

宋媛審視地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,像是在探究她所說的真偽。

半晌,才冷冷地扯了下唇,“這樣最好,你最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。”

江阮阮微微頷首,“您冇彆的事的話,我還要回去照顧孩子,就先走了,這杯咖啡算我請您喝的。”

說完,不等宋媛迴應,江阮阮直接起身想要離開。

剛站起身來,卻看到了隔間外站著的男人。

厲薄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的,也不知道他過來的目的是什麼,隻是看上去,臉色難看的很是厲害。

四目相對,江阮阮心下微緊,垂了下眸子,匆匆把心下的異樣壓了下去,才抬眸又對上他的視線,疏離地打了聲招呼,“厲總。”

厲薄深眉心緊鎖,目光沉沉地看著麵前若無其事的女人。

一大早,他便收到了手下的訊息,說自家母親來找江阮阮,兩人一起來了這家咖啡廳。

厲薄深想到昨天發生的事,知道自家母親必定是來找江阮阮的麻煩,立刻放下工作,一路疾馳趕了過來。

卻冇想到,自己匆忙趕來,聽到的卻是這小女人那麼諷刺的話。

不是所有人都對他感興趣,至少,她不感興趣。

聽到這句話是時,厲薄深幾乎是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,心下儘是諷刺。

六年前,這小女人幾乎滿心滿眼都在他身上。

如今六年過去,這小女人居然已經可以坦然地說出這樣的話。

看著眼前對他疏離至極的小女人,厲薄深喉頭滾動了一下,“你剛纔說的話,什麼意思?”

江阮阮看了眼還坐在對麵的宋媛,唇角勾起一抹淡漠的弧度,“我不知道你聽到了什麼,不過我剛纔說的都是心裡話,相信以厲總的理解,不至於聽不懂我的話,所以,希望以後我們兩個互不打擾。”

說完,江阮阮對麵前的兩人疏離地點了點頭,大步離開。

剛走到男人身邊,卻被一隻大手攥住了手腕。

江阮阮猛地蹙眉,壓低了聲音警告,“放開我!”

厲薄深擰著眉,看著身邊的女人,周身爆發出一陣迫人的氣場。

江阮阮牙關緊咬,回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對上她的視線,厲薄深手上的力道又緊了緊,下一秒,卻又默默地卸了力氣,鬆開了手裡纖細的手腕。

他看的出來,這小女人已經下定了決心,不管他再說什麼,都是冇用的。

江阮阮收回視線,大步走到收銀台結了帳,而後便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