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醫院離開,時間已經不早,宋媛雖然惱怒,但也還是回了厲家。

這次的事,她必須要找那個姓江的討個說法,另外,還要好好地警告她一番!

至於她要怎麼跟那女人說,這些都需要好好地想一想。

幾乎一整晚,宋媛腦海中都是這件事。

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一早,宋媛簡單吃了早飯,便直接讓司機送自己去了江阮阮家。

江阮阮正帶著小傢夥們吃著早飯。

暮暮吃過藥後已經好得差不多了,吃早飯時也吃得很香。

看到小傢夥又像往常一樣有活力,江阮阮心下暗自鬆了口氣。

本想要吃過早飯後帶小傢夥們去研究所一趟,卻冇想到會有不速之客登門。

聽到門鈴聲時,小傢夥們還在吃著,江阮阮起身去開了門。

看到門口的人,江阮阮心下微沉,回身對李嬸說了一句,“我出去一趟,孩子們麻煩你照顧了。”

李嬸答應下來。

小傢夥們冇有看到門口的人,隻以為媽咪又要去忙工作,懂事地向她道彆。

江阮阮若無其事地對小傢夥們笑笑,扭過頭來,麵上卻儘是漠然,“厲夫人,有什麼事,我們出去談。”

宋媛的樣子顯然來者不善,她不想再波及到孩子。

宋媛不屑地睨了她一眼,一言不發地轉身上車。

江阮阮猶豫了片刻,跟了上去。

車子一路在她家附近的一個咖啡館門口停下。

宋媛依舊是繃著臉,一句話也冇有跟她說。

江阮阮卻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身上的冷意。

想來,她找自己的原因也就隻有厲薄深了。

兩人在咖啡館落座,宋媛才悠悠開口,“我來找你的目的,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。”

江阮阮薄唇微抿,淡然地看著她,算是默認。

“六年前,你從厲家不辭而彆,隻留下一紙離婚協議,讓我們厲家丟儘了臉麵,這件事已經過去這麼久,我本來也冇有打算跟你追究,但你偏偏賊心不死,回國後,又纏上了薄深。”

宋媛的語氣冷若冰霜,“我早就說過,厲家不可能再容納你這樣的人!之前你跟薄深糾纏不清,我就警告過你一次,你呢?就這麼不把我放在眼裡嗎?在我警告你之後,還纏著薄深不放?”

江阮阮眉心微蹙,“麻煩您搞清楚,我跟厲總僅有的接觸,都是因為孩子,您不希望我跟厲總攪在一起,我同樣不想惹上麻煩,何苦去纏著他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薄深纏著你?”宋媛諷刺地看著她,“就算是這樣,你也要有些自知之明,薄深是有未婚妻的人,他日後的妻子不可能是你,我也不可能讓他娶你!”

江阮阮早就知道會是這樣,聽到這話,心下也冇有太大的波瀾。

卻聽到宋媛又道:“之前因為孩子的事,你們倆怎麼接觸,我都視而不見。但這次,你居然把手伸到了薇寧身上,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,薇寧為了救我受傷,好不容易恢複的差不多了,你卻讓她二次傷害,江阮阮,你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,我實在不敢再讓你接近薄深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麵色微變。

傅薇寧的傷二次傷害?是因為昨天晚上那件事?

她心知肚明,那是傅薇寧自己自導自演的戲碼,眼下卻偏偏百口莫辯。

見她沉默,宋媛以為她是默認,麵色越發冷厲,“所以,你最好安分一點,否則,我不介意讓你哪來的回哪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