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薇寧不敢看她的眼睛,咬著唇點了點頭。

宋媛豁然起身,“走,阿姨帶你去檢查一下。”

說著,就要開門叫厲薄深。

傅薇寧連忙抓住了她的手,製止了她的舉動,“阿姨,還是不要告訴薄深了,我跟薄深好不容易關係緩和下來,您這樣逼他,我怕會適得其反。”

宋媛想了幾秒,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,便點頭答應下來。

傅薇寧從床上下來,任由宋媛在一邊攙著她,兩人一起出了病房。

厲薄深起身想要跟上,宋媛卻回頭掃了他一眼,“我帶薇寧出去放放風,你該乾什麼乾什麼吧,我也不指望你能照顧的這麼細緻。”

厲薄深也懶得在這種事上跟母親較勁,這幾天照顧傅薇寧,他也是當任務來做,現在既然母親這麼說,他更是樂得輕鬆,點了下頭,又坐了回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宋媛帶著傅薇寧到了骨科,找了傅薇寧的主治醫生檢查。

檢查結果卻讓宋媛麵色大變。

“傅小姐這是最近碰到受傷的胳膊了嗎?看上去傷勢似乎有些加重。”醫生看著她拍出來的片子,眉心緊鎖。

傅薇寧正要回答,宋媛卻緊跟著問了一句,“您看,這傷是她不小心能碰成這樣的嗎?”

醫生搖了搖頭,“按理說,造成二次傷害的外力不像是不小心能達到的,我更偏向於是被人撞擊過。”

也就是說,傅薇寧剛纔的話是在說謊。

宋媛麵色微凝,回身看向傅薇寧,“薇寧,到底怎麼回事?這傷是誰弄的?”

傅薇寧臉上滿是為難。

宋媛緊盯著她不放,“這醫院裡四處都有監控,你要是不說,我一會兒讓人一幀一幀地查,總會查出個結果。你的傷是為了救我才受的,誰敢碰你的傷,就是在我傷上撒鹽,你儘管說,阿姨不會不管的!”

聽到這話,傅薇寧心下滿是得意。

為了達到這個效果,她確實是又吃了一番苦頭。

但眼下看來,這苦頭吃的很值。

迎上宋媛的視線時,傅薇寧臉上卻是一派為難,“是江小姐不小心推了我一下,我撞牆上了,不過她也是急著要送孩子們回去,我可以理解,而且,當時我的胳膊也確實冇什麼感覺,我以為冇什麼事的……”

她的話裡儘是為江阮阮推脫的說辭。

宋媛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。

又是那個姓江的女人!先是勾著自家兒子不說,還讓傅薇寧的傷二次傷害!

甚至,一直到剛纔,傅薇寧還在幫那女人說話!

知道元凶後,宋媛也有些理解傅薇寧為什麼不想讓自家兒子知道了。

無非就是覺得自家兒子的心還在那女人身上,怕他知道這件事後,反把責任推到傅薇寧身上!

想到這小丫頭的顧慮,宋媛心疼不已,“你放心,阿姨一定會為你討個公道!”

說著,便要離開診室。

傅薇寧連忙跟上,“阿姨,你誤會了,我跟江小姐真的隻是意外,她本來也想要送我過來檢查的,是我說冇事,她才走了。”

宋媛一直都對江阮阮懷有偏見,又怎麼會相信這樣的說辭,隻覺得傅薇寧太過善良,回身拍了拍傅薇寧的手,“什麼也彆說了,你的胳膊還得靜養,回去休息吧,阿姨明天再來看你。”

說完,便大步離開。

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傅薇寧眼底劃過一抹陰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