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裡是公眾場合,我的孩子還在這裡,我對你也不感興趣,麻煩你適可而止,趕緊離開。”

江阮阮態度冷了下來,麵無表情地看著麵前的男人。

雖說她坐著,居於下位,但氣勢卻不容小覷。

男人被她唬的愣了一下,過了幾秒,才反應過來,心下有些顧忌,但還是敵不過眼前的誘惑,賊心不死道:“好,我不說,你給我個聯絡方式,我們私下聊。”

江阮阮嫌惡地看著麵前的人,“你要是再不離開,我要叫工作人員來處理了!”

男人四下看了看,見工作人員離得還遠,便想要強行拿過江阮阮的手機。

一隻小手卻搶在他之前把手機拿了過去。

江阮阮略顯詫異地看著小傢夥,不知道他打算做什麼。

“我這就給爹地打電話,讓爹地過來處理,泳池有監控,你騷擾我媽咪,我爹地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朝朝煞有介事地拿著江阮阮的手機一頓翻找。

聽到小傢夥的話,江阮阮知道小傢夥是想借這個理由把男人嚇走,便也沉默下來。

男人似乎是不到黃河不死心,還站在那兒不動。

朝朝繃著小臉,彆有一番氣勢,“我爹地是曆史總裁,很厲害的,你等著吧!”

說著,有意無意地給男人看了眼江阮阮手機上厲薄深的備註。

男人猛地一驚。

他之所以會在這附近的健身房工作,就是打著傍富婆的主意,對海城的那些名門望族更是做了不少研究。

厲薄深的大名,他更是早有耳聞,知道這是海城一手遮天的人物。

關於厲薄深的婚事,他也有所耳聞。

但厲薄深那樣的身家,在外麵養幾個小情人也不奇怪。

眼前的女人一看就是附近的住戶,再加上她的氣質,男人一時間竟冇有絲毫懷疑,反倒滿心惶恐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自己會這麼湊巧,招惹到厲薄深的人!

江阮阮乍得聽到小傢夥這句話,心下猛地一緊,有些慌亂地看了小傢夥一眼。

怎麼會這麼巧?小傢夥偏偏拿那個男人來做擋箭牌?

一時間,她竟無法確認,小傢夥究竟是想要借厲薄深的盛名來嚇跑這男人,還是說,小傢夥們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。

“原來是厲總的女人。”男人愣了半晌,纔回過神來,連忙向江阮阮道歉,“我真是有眼無珠,麻煩這位小姐不要跟我計較。”

江阮阮根本冇有聽清他說了什麼,滿心都放在朝朝剛纔的話上,聽到他說話,也隻是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,“麻煩儘快離開。”

男人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“我這就滾,這就滾。”

說著,轉身快步離開。

江阮阮全然冇有注意到他的動向。

朝朝看到那個騷擾媽咪的醜男走了,臉上的神情纔有所鬆動,轉身想把手機還給媽咪。

看到媽咪看自己的眼神,小臉上卻是一派無辜,“媽咪,怎麼了?”

江阮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這小傢夥的臉,卻怎麼也看不出異樣,心情沉重地接過了手機,勉強道:“冇什麼,你們接著玩兒吧,媽咪冇事。”

兩個小傢夥乖乖點點頭,又回到了泳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