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門鈴聲再次響起。

朝朝跟暮暮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小妹妹,而後攔下了要去開門的李嬸,自己下去了。

這個時間會來他們家的,隻有來找小妹妹的那個人了。

打開大門,兩個小傢夥並不意外地看到了門口西裝革履的男人,在他身後,還跟著一個提著醫療箱的男人,看上去像是醫生。

“星星呢?”厲薄深看到開門的是兩個小傢夥,不由得感到頭疼。

這兩個小傢夥對他的成見來的莫名,但卻很深,今天怕是很難會放他進去。

兩個小傢夥也不出他的意料,一左一右把房門堵的死死的,嚴陣以待地看著他,“你來乾什麼?”

他們知道媽咪不想見到壞爹地,現在媽咪又生著病,再看到他,恐怕會心情不好,說不定還會影響到病情。

想到這兒,兩個小傢夥看厲薄深的眼神更是堅定。

厲薄深看出兩個小傢夥的想法,無奈地擰了下眉,“我聽說你們媽咪病了,帶了醫生過來。”

說完,側身讓身後的陳醫生走到兩個小傢夥麵前,向他們介紹,“這位是章醫生,厲家的家庭醫生。”

陳醫生笑著向兩個小傢夥點點頭。

朝朝跟暮暮對視一眼,看他們的眼神還有些狐疑,“你怎麼知道媽咪病了?”

厲薄深沉聲道:“李老師給我打了電話,說星星來看你們媽咪了。”

兩個小傢夥還有些猶豫。

他們也不想讓他進去見媽咪,可是,他帶了醫生來……

厲薄深看出小傢夥們的態度有所鬆動,又拿出江阮阮做說辭,“你們媽咪身邊隻有你們照顧,肯定也還冇有去過醫院,讓醫生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,也會好得快一點,陳醫生的醫術很好。”

提起媽咪的病情,兩個小傢夥眼裡的情緒漸漸軟化下來。

從早上到現在,他們也隻是按照李奶奶的吩咐,給媽咪換了換毛巾,可一直也不見媽咪有退燒的跡象。

媽咪又根本下不了床,他們也冇辦法帶媽咪去醫院。

麵前的陳醫生對他們笑得儒雅隨和,隻是看上去,就覺得很靠譜。

猶豫了好一會兒,兩個小傢夥還是以媽咪的身體為重,不大情願地轉身往樓上走,門卻給厲薄深跟陳醫生留著。

厲薄深鬆了口氣,領著陳醫生跟在兩個小傢夥身後。

樓上,江阮阮等了許久不見兩個小傢夥回來,正想讓李嬸下去看看,門口出現了兩個小傢夥的身影。

看到他們的臉色,江阮阮便猜到了來人。

除了厲薄深,冇有人能讓小傢夥們的表情這麼臭了。

隻是,那男人現在過來又是乾什麼……

她之所以會發燒,應該也跟昨天晚上淋了雨脫不開乾係。

而厲薄深,恰恰是導致她淋雨的罪魁禍首。

她已經很明確地表示過了,希望他跟自己保持距離,現在這人卻又在自己這麼脆弱的時候出現……

一時間,江阮阮想不到自己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麵對男人,甚至在心裡祈禱,希望這男人隻是為了來接星星迴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