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回家後,兩個小傢夥也已經起床了,見她回來,追著她問了半天關於小星星的事。

得知小妹妹又開口說話了,兩個小傢夥很是高興。

又因為江阮阮手腕上的傷,兩個小傢夥硬是什麼也不讓她乾,圍著她轉了一整天。

第二天一早,江阮阮本想去研究所工作,卻被兩個小傢夥強行留在家裡。

“媽咪,你還受著傷,還是在家休息吧。”暮暮可憐巴巴地看著自家媽咪。

朝朝也在一旁附和,“我們怕你又像上次一樣生病。”

上次媽咪發燒,真是把他們嚇壞了。

江阮阮知道小傢夥們擔心自己,再加上傷處剛好是在手腕的位置,工作時也確實不方便,便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剛吃過早飯,門鈴聲突然響了起來。

江阮阮起身開門。

看到門口的人,江阮阮不由得一愣,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男人穿了一身休閒風衣,一隻手牽著小星星,小星星的手裡則拎了一個精緻小巧的袋子,不知道裝著什麼。

聽到她的話,厲薄深偏了下頭,示意她看自己手裡牽著的小傢夥,“星星放心不下,要來給你送藥。”

像是在印證爹地的話一樣,小星星把手裡的小袋子遞到了江阮阮身邊,“阿姨,藥藥。”

厲薄深已經習慣了小傢夥對江阮阮的特殊,聽到她突然開口,臉上也冇有什麼異樣。

聽到小傢夥的小奶音,江阮阮心軟的厲害,從小傢夥手裡接過袋子,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謝謝星星。”

小星星乖巧地笑笑,一臉期待地看著她身後。

江阮阮遲疑了片刻,側身讓他們進去了。

朝朝跟暮暮吃過飯,正在地毯上玩著樂高,看到小妹妹進來,兩人都很是高興,招手讓小妹妹過去一起玩。

之前小妹妹還在他們家裡住著的時候,他們三個經常一起玩樂高,或許玩一玩樂高,小妹妹就把昨天的事忘記了!

小星星卻是搖了搖頭,眼巴巴地看著江阮阮。

江阮阮不知道小傢夥要乾什麼,不解地俯身跟她對視,“星星想讓阿姨做什麼?”

小星星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她受傷的手腕,眼裡有些擔心。

江阮阮這才明白過來小傢夥的意思,是放心不下她的傷勢。

“不嚴重醫生已經給阿姨上過藥了。”江阮阮笑著安撫。

小星星卻又抓住了她的衣襬,抓著她往沙發上走。

江阮阮也順著她的意思,跟在小傢夥身後,在沙發上坐下。

落座後,小星星朝著她伸出手,“換藥。”

說著,探身拿過了江阮阮剛纔放在茶幾上的那個袋子,從裡麵拿出了一瓶藥來。

江阮阮先是一愣,而後心下滿是動容,配合地把手遞到了小傢夥麵前。

隻看到小傢夥很是小心地拆開了她手腕上的繃帶,又看到她的傷處,難過地癟了下嘴,輕輕地吹了兩下。

看到小傢夥這麼珍視自己,江阮阮失笑,“星星是要給阿姨上藥嗎?沒關係,這種傷小朋友會覺得疼,但是大人不會,所以星星儘管上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