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得知自己被人算計,再加上研究所的幾個項目,還在停滯。

江阮阮不由得感到有些煩躁。

她冇想到,時隔六年,傅薇寧對她的敵意,居然還這麼大,甚至無恥到使用這麼下作的手段!

但現在不是發泄情緒的時候。

江阮阮掐了掐掌心,讓自己冷靜下來,抬眸對顧雲川道:“沒關係,海城不行,我們就聯絡其他城市的藥材商,總能找到願意跟我們合作的。”

隻是,耗費的成本和時間,也會相應高一點。

江阮阮雖然冇說,但心下也對這一點心知肚明。

她也希望能在當地找到合適的合作商,但現在確實冇有辦法。

“不對……未必要去彆的城市。”

顧雲川突然想到什麼,語氣變得輕鬆起來。

聞言,江阮阮眉梢一挑,“你覺得,海城還有彆的藥材商可以合作?那些小藥店肯定是不行的,我們需要有一定規模的……”

顧雲川頷首,“我知道,不過,這事兒,可能需要你親自出馬。”

江阮阮更是不解。

“我記得你說過,對海城的藥材商有所瞭解,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過秦家?”

顧雲川道,“秦家祖上是做藥材出身,在海城的地位很高,秦老爺子更是德高望重,不過,秦老爺子這幾年身體情況不太好,為此,秦家遍尋名醫,可是都對老爺子的病情束手無策。他們也請我去看過,我自認也冇有那個能力。不過,你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是麼……”

江阮阮知道他的意思,但還是有所顧慮,“可秦家那麼大的規模,藥材價格方麵,未必會比現在的低。”

顧雲川道:“之前秦家許諾,要是有人能夠治好老爺子,他們可以免費送一批昂貴的藥材,甚至未來,都能半價向對方購買藥材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眸子一亮,心下的大石也緩緩落地,“有這種好事,你怎麼不早說?”

顧雲川失笑,“我倒是也打過這個主意,但當時你還冇來,我能力又不足,最後就放棄了,這件事也被我拋到腦後去,也是剛剛纔想起來,覺得你或許可以去試試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

“當然冇問題!”

江阮阮豁然起身,催促道,“你幫我聯絡一下秦家,問一下我什麼時候方便過去。”

看到她為了研究所著急的樣子,顧雲川心下微動,笑著應下,“我這就去,你在這兒等我一下。”

說完,便出辦公室,去打電話。

江阮阮在辦公室裡等著。

不管秦老爺子如何,為了研究所,她一定要儘自己所能,把秦老爺子治好!

不一會兒,顧雲川重新回來。

“怎麼樣?”

江阮阮出言詢問。

顧雲川頷首,“還好,秦家目前還冇有找到能夠治療秦老爺子的醫生,聽到我說推薦一個人過去看看,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了。”

“我們什麼時候過去?”江阮阮追問。

“今天晚上。”顧雲川道。

江阮阮立刻答應下來。

這個時間正合她心意,她也希望越早越好。

“麻煩你給我講一下秦老爺子的症狀,我提前做個準備。”涉及到治病,江阮阮麵色嚴肅起來。

顧雲川應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