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一路找回了酒店,進去大廳時,隻看到傅薇寧正背對著酒店大門坐在沙發上。

換做以往,江阮阮必定對她敬而遠之。

但事關小星星的下落,江阮阮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大步走了過去,“星星迴來了嗎?”

傅薇寧正因為剛纔的事心神不寧,一直到聽到江阮阮的聲音,才猛然發現她走到了近前。

四目相對,傅薇寧心下的慌亂驟然變成了怨憤。

是她!江阮阮!都是因為她,小星星纔會走丟的!

看到她看自己的眼神,江阮阮眉心微蹙,心下也莫名地感到幾分異樣,正想要追問。

突然,傅薇寧紅著眼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指著她的鼻子怒罵,“你還好意思問!要不是因為你,星星怎麼會突然跑出去!都是因為你!你這個賤人!”

江阮阮麵色微變,“你在說什麼?”

因為她?小星星離開前,到底發生了什麼?

“你給星星餵了什麼**湯?她就這麼離不開你?我不過是給她換個房間,我又有什麼錯?”傅薇寧麵色瘋狂地說著,不知道到底是在指責江阮阮,還是在說服自己。

聽著她的話,江阮阮心下的自責漸漸瀰漫開來,壓得她幾乎要喘不上氣來。

所以,星星會跑出去,真的是因為要去找她?

要是她剛纔答應帶著小傢夥,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。

都是她的錯……

“賤人!星星要是出了什麼意外,你拿什麼賠!”傅薇甯越來越覺得自己有理,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上看著江阮阮,“我早就警告過你,讓你離星星跟薄深遠一點,是你自己不聽的!你明知道星星的情況,還由著她依賴你,是不是想藉著星星的喜歡重新回到薄深身邊?我告訴你,你做夢!”

江阮阮根本聽不進她的話了,一心隻想著小星星。

要是小傢夥真的出了什麼事,她絕對原諒不了自己!

“所以,星星冇有回來?”她輕聲問了一句。

傅薇寧麵色難看地沉默了幾秒,纔不耐煩地回了一句,“冇有!都說了她去找你了!”

得到答案後,江阮阮心神不寧地點了點頭,冇有再理會傅薇寧,直接出了酒店。

既然小傢夥是因為去找她,才失蹤的,那她更要儘快把小傢夥找回來了。

小傢夥一個人,不知道該有多害怕。

酒店大廳裡,傅薇寧麵色難看地看著江阮阮離去的背影。

都是因為那個賤人!才害得她落到這個地步!

那小賤種也是,為什麼要自己跑出去?就這麼離不開這個賤人?

傅薇寧拚命地想把責任甩到江阮阮身上。

可想了半天,心下還是忍不住的慌亂。

思來想去,傅薇寧還是拿出手機報了警,報完警後,又立刻給宋媛打去了電話。

這件事由她告知宋媛,一定會比厲薄深說要好!

剛響了兩聲,那頭便接通了電話。

“薇寧,有事嗎?”宋媛含笑的聲音響了起來,“你不是去看星星了嗎?星星怎麼樣?”

傅薇寧的聲音裡帶著哭腔,“阿姨,星星她……星星不見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