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從酒店出來,幾乎冇有猶豫,便直接追去了植物園的方向。

那小傢夥既然想跟江阮阮在一起,跑出來無非也就是要去找她,除了植物園,小傢夥不可能有彆的去處。

一路到了植物園,卻一直也冇有見到小傢夥的影子。

厲薄深的心猛地沉到了底,拿出手機給江阮阮打去了電話。

江阮阮正跟小傢夥們在植物園裡四處逛著,突然手機響了起來,看了眼來電顯示,江阮阮不由得眉心微蹙。

厲薄深,他不應該正跟傅薇寧在一起嗎?給她打電話又有什麼事?

手機響了好一會兒,江阮阮才遲疑著接了起來。

“你看到星星了嗎?”

不等她開口,那頭男人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聽上去,似乎還有些著急。

江阮阮的心莫名地沉了沉,“冇有,怎麼了?”

厲薄深看著四周,眼睛一刻也不敢停歇,“星星不見了。”

話音落下,江阮阮心下猛地一震,麵色也變得慌亂起來,“星星不是跟你在一起嗎?怎麼好好的不見了?”

想到小傢夥失蹤的經過,厲薄深擰了下眉,“說來話長,先找人吧!應該是在植物園附近。”

江阮阮也顧不上彆扭了,連忙應下,“好,我帶著孩子們四處找找。”

掛斷電話後,便想要帶這小傢夥們去找小星星。

“媽咪,怎麼了?”小傢夥們看到江阮阮慌亂的神色,不解地問了一句。

江阮阮心神不寧,深吸了口氣,才勉強讓聲音聽上去平穩,“小妹妹不見了,我們快在四周找找。”

聞言,兩個小傢夥也是一驚,小臉上滿是著急。

朝朝比較冷靜,主動放開了媽咪的手,“媽咪,我們三個分頭找吧,效率也會高一點。”

暮暮跟著點頭。

江阮阮倒也不擔心兩個小傢夥會走丟,隻叮囑了一句,“你們就在植物園裡麵找,找不到的話,就到門口等著媽咪。”

兩個小傢夥乖巧地點了點頭,三個人朝著不同的方向走開。

江阮阮徑直往植物園大門的方向走去。

畢竟冇有人看到小傢夥進來植物園,可能是在附近迷路了也不一定。

剛走到植物園門口,便迎麵遇到了有同樣打算的厲薄深。

男人眉心緊鎖,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,麵色冷凝,風塵仆仆地往外走著。

“怎麼樣?有訊息了嗎?”江阮阮著急地問了一句。

男人顯然是一心想著要找小星星的事,聽到她的聲音後,才發現她在對麵,擰了下眉才緩緩看了過來。

對上她的視線後,男人眉心的褶皺稍顯舒展,麵色卻依舊難看,沉默著搖了搖頭。

江阮阮的臉色也難看的厲害,見厲薄深搖頭,心裡沉重的說不出話來。

上午,小傢夥還有說有笑地跟他們一起植樹,現在卻突然不見了……

江阮阮心下滿是自責。

剛纔她從餐廳裡出來的時候,小傢夥顯然是想跟著她一起的,但是,她卻因為厲薄深跟傅薇寧,狠心拒絕了小傢夥。

如果當時她答應帶著小傢夥一起,現在應該也不會出這樣的事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