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聞言,厲薄深放下手頭的工作,想到昨天晚上,江阮阮跟陌生男人一起離去的背影,眸色微沉,“是什麼人?”

“那個男人叫顧雲川,是Virus研究所的負責人,之前,秦家老爺子找他去看過病。”

路謙察覺到辦公室裡的氣壓降低,語氣變得有些小心翼翼,“另外,我還查到顧雲川現在還是單身狀態,江小姐跟他……應該冇有什麼特彆的關係,說起來,江小姐大學也是學醫的,兩人或許是在學校認識的,也不一定。”

聽到這個可能,厲薄深麵色稍緩,“除了這些,還有冇有查到彆的?”

路謙表情有些為難,“目前我們查到的隻有這些了,江小姐那邊,我們隻知道她是剛回國,關於她在國外的事和蹤跡,我們一時也查不到什麼。”

厲薄深擰了下眉,心下有些不滿,但既然冇查到,他再問下去也是徒然,便轉而提起了秦老爺子,“秦爺爺現在身體如何?”

路謙正要認錯,說自己辦事不力,卻聽到自家爺轉移了話題,心下頓時鬆了口氣,道:“秦老那邊,情況不容樂觀,秦家幾乎請遍了國內外的名醫,都對秦老的病情束手無策。”

厲薄深微微頷首,“幫我把明天晚上的應酬全部推掉,明天晚上,我去看看秦爺爺。”

“是。”

路謙應下,等了一會兒,見自家爺再冇有彆的吩咐,才轉身退了出去。

……

江阮阮跟顧雲川,剛回到研究所,便馬不停蹄地,開始一家一家地聯絡海城的的藥材商。

因為藥材供應不上,研究所裡的許多項目,現在還在擱置,要是這樣下去,造成的損失隻會越來越大。

尋找藥材供應商合作的事,也不能再拖下去。

顧雲川之前,幾乎把海城的藥材商聯絡了個遍,也被他們拒絕了個遍,眼下兩人彆無他法,隻能又重新撥通了那些電話。

“Virus研究所?我們之前不是談過了嗎?你們給的報價太低了,我們不可能跟你們合作的!”

江阮阮剛一報上研究所的名字,便聽到了那頭毫不猶豫的拒絕。

沉吟了幾秒,江阮阮咬牙道:“我們可以在原來的價格上,提高半個點,大家各退一步,日後要是合作愉快,價格不是不能再談……”

那頭打斷了她的話,“太低了,起碼三個點,要不然冇有商量的餘地。”

聽到對方獅子大開口的要價,江阮阮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另一邊,顧雲川的臉色也很是難看。

“抱歉,顧醫生,我們這邊的藥材都已經被訂走了,現在冇有多的藥材,能給你們研究所供應。”

這話一聽,就知道是敷衍他們的藉口,也擺明瞭不合作的態度。

顧雲川也不強求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說完,便掛斷了電話。

一通通電話打下來,直到第二天下午,都冇有收到什麼好訊息。

藥材商們的態度,或客氣或不耐煩,但總的結果隻有一個,就是不打算跟他們合作。

甚至,還有一家,直接指名道姓地告訴江阮阮,他們不可能跟Virus研究所合作,冇有任何理由。

兩人心知肚明,他們這一定是被人算計了。

至於幕後黑手,也幾乎是擺在明麵上了。

除了傅薇寧,他們想不到第二個可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