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薇寧到北城的時候正是中午,來的路上,她給宋媛打了電話,問到了厲薄深酒店的位置,下飛機後,便直接去了酒店。

到了酒店門口,看到眼前的酒店,傅薇寧眉心微蹙,心下狐疑愈盛。

以厲薄深的身份,出差時,最起碼也該住的是五星級酒店,可眼前這家,看上去也算高檔,卻遠遠夠不到厲薄深會住的檔次。

除非……他真的是來找江阮阮那個賤人的。

這麼想著,傅薇寧的心又沉了下去,快步走到了前台,“你好,我找人,麻煩幫我找一下厲薄深的房間是幾號。”

前台看著她,正要問她跟厲薄深是什麼關係,傅薇寧立刻補充了一句,“我是他未婚妻,剛纔我打電話問過他了,他告訴我房間號了,不過我記性不太好,一轉眼就忘了,也不想再打電話打擾他工作,麻煩幫我查一下。”

說完,客氣地對前台露出個笑來。

從她進門開始,前台便注意到了這個女人,看出她身價不菲,眼下又聽到這番話,便也不疑有他,很快幫她查到了厲薄深的房間號。

傅薇寧見這麼容易就要到了房間號,心下微動,臉上的笑意越發真切,“他一時半會兒應該也回不來,所以,能不能給我一張他房間的房卡,我上去等。”

前台為難地拒絕,“抱歉,客人的房卡不能隨便給。”

聞言,傅薇寧臉上的笑僵了僵,“那就看看他隔壁的房間是不是空著,幫我開一間他隔壁的房間。”

前台答應下來,很快,幫她辦好了手續。

與此同時,江阮阮跟墨林深並肩從外麵進來。

吃過早飯後,厲薄深因為工作安排,跟他們分開,江阮阮也鬆了口氣。

剛好他們上午也冇有什麼事,便讓墨林深引薦著去見了幾位昨天參加交流會的前輩,為昨天自己不告而彆的事道了個歉。

好在前輩們也冇有放在心上。

一路拜訪下來,回到酒店時已經是中午了。

江阮阮還有些擔心,怕回來的時候會遇到厲薄深。

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那個男人。

回國後,她本想六年不見,他們倆也不過就是陌生人而已。

卻冇想到,會發生這麼多糾葛。

更冇想到,厲薄深對她的態度會發生這麼大的轉變。

以至於現在她一想到那個男人,就覺得頭疼不已。

走到酒店門口時,墨林深在耳邊說了些什麼,她都有些聽不進去了,心下一片紛亂。

“這是您的房卡,請拿好。”前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江阮阮下意識地抬眸看了一眼,看到站在前台的女人時,麵色不由得一變。

傅薇寧,她怎麼也來了?

那天兩人在咖啡廳的對話言猶在耳,江阮阮不想跟她有過多的糾纏,垂眸想要安靜地離開。

墨林深說了半天話不見她迴應,不解地問了一句,“阮阮?想什麼呢?”

話音落下,江阮阮腳步微頓,知道今天這是逃不過了。

抬眸一看,果然,那頭的傅薇寧聽到墨林深的聲音,正直勾勾地看著他們的方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