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此同時,厲氏。

厲薄深正在會議室裡開著本週總結會議。

一眾高層心驚膽戰地看著坐在前麵的厲薄深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錯覺,這兩天以來,厲總的心情似乎都不怎麼好。

會議室裡的氣壓低的嚇人。

連帶著他們做彙報的時候也隻能小心翼翼的,生怕說錯了一個字,惹得厲薄深大發雷霆。

那些績效不合格的部門主管更是不敢抬頭。

就在眾人提心吊膽時,會議室的門突然被人敲響。

正在彙報的高層立刻停下了話頭,跟眾人一起往會議室門口看了過去。

隻看到路謙有些尷尬地站在外麵,手裡拿著一部手機。

路謙歉然地對眾人笑笑,又轉而看向了自家爺,麵色很是為難,“爺,您的手機……”

厲薄深本就不悅,眼下會議被打斷,麵色更是陰沉,剛想要訓斥。

但轉念想到,路謙跟了他這麼多年,要不是有重要的事,應該不會在他開會的時候進來打擾。

這麼想著,厲薄深壓下了怒火,示意路謙把手機拿進來。

路謙暗自鬆了口氣,立刻快步進去,還特意打開了簡訊的介麵,把手機遞了過去。

接過手機時,路謙還特意往螢幕上看了一眼,示意自家爺跟著他看。

察覺到他的異樣,厲薄深順著他的視線,垂眸看了眼螢幕。

隻一眼,便掃了到上麵的“江”字。

厲薄深的眉心猛地擰了起來,定睛把訊息從頭看到尾。

是顧雲川發來的訊息,上麵說,江醫生做實驗時不小心吸入了有毒氣體,現在昏迷不醒。

路謙看到這條訊息後,在心下猶豫了好一陣。

自家爺這段時間似乎在跟江小姐吵架,而且,還明顯有要跟傅小姐繼續婚約的架勢。

他實在不知道,該不該把這個訊息告訴厲薄深。

但轉念想到自家爺以往對江小姐的上心程度,路謙到底還是硬著頭皮把手機送進了會議室。

眼下更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厲薄深的臉看,生怕自己是多此一舉,再惹得自家爺生氣。

隻看到厲薄深的麵色越來越難看。

甚至連遠處的一眾高層,都能感覺到,會議室裡的氣壓在逐漸降低。

“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裡,剩下的部分,各負責人以書麵形式交一份檔案給路謙。”

厲薄深豁然從座位上起身,冷然吩咐了一句。

不等眾人反應,便快步走出了會議室。

實驗中毒。

那小女人到底在搞什麼!

做了這麼多年的研究,居然連自己的安全都不能保證!

會議室裡,眾人麵麵相覷。

厲薄深作為厲氏總裁這麼多年,向來都是以工作為重。

可這段時間,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他們已經不止一次地看到厲薄深中斷會議離開。

儘管不是什麼重要的會議,可厲薄深的行為也讓他們詫異不已。

路謙卻是默默地鬆了口氣。

還好,看樣子,自己並冇有做多餘的事。

自家爺的樣子,明顯就是心裡還有江小姐。

隻希望這次的事,能讓自家爺跟江小姐的關係有所改善吧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