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四人很快到了環球影城。

兩個小傢夥雖然是打著讓媽咪散心的主意,但也是早就想玩了,早早地查過了攻略。

剛進大門,便拉著江阮阮,鬨著要去侏羅紀公園看恐龍。

江阮阮自然答應,帶著兩個小傢夥去了侏羅紀公園,朝朝跟暮暮看的很是起勁。

從侏羅紀公園出來,緊接著又去了外星人山洞,和ET進行了一段腳踏車上的太空之旅。

兩項結束,江阮阮已經有些累了,兩個小傢夥卻依然興致勃勃,又去玩了不少項目。

每到一個項目,還鬨著要拍合照。

江阮阮一一應下。

被兩個小傢夥鬨了一通,這兩天的不愉快也都被拋到了腦後。

……

厲薄深跟陸景禦商量過後,覺得還是越早叫江阮阮過來一趟越好,於是便立刻給江阮阮打了電話。

但是,電話打過去,卻始終無法接通。

厲薄深麵色微凝。

這段時間的相處,讓他差點忘了,這女人的心有多狠。

不但不聽他的解釋,甚至還這麼快就拉黑了他的聯絡方式,像是在向他證明她的決心一樣。

“怎麼樣?”陸景禦看到他神情有些不對,心下也跟著沉了沉。

裡麵的小星星等不了那麼久,時間拖得越長,小星星的症狀就會越嚴重。

厲薄深順著他的視線看了眼小星星的房間,沉聲道:“麻煩你在這兒看著點星星,我現在去找她過來。”

說完,便叫上路謙,下樓直奔江阮阮家。

開門的是那天他們找來的那位家政,看到他們來了,笑著招呼,“是找江小姐嗎?她現在不在,要不你們進來等等?”

聞言,厲薄深麵色一沉,“她去哪了?”

李嬸道:“好像是去環球影城了,你們找江小姐有什麼事嗎?需不需要我轉告一聲?”

厲薄深已經轉身離開。

身後,路謙對李嬸笑笑,“不用了,我們這就過去找她。”

說完,連忙跟上了自家爺的步伐。

“爺,我們現在去……”剛纔他也是隨口跟李嬸一說,還不知道自家爺的意思。

厲薄深按了按眉心,“去環球影城。”

路謙應下,朝著環球影城的方向疾馳而去。

買了票,進去之後,兩人才意識到,他們還不知道江阮阮現在在哪個項目。

厲薄深冷聲吩咐,“分頭找,找到後立刻通知我。”

路謙應下,兩人朝著不同的方向開始挨個項目找人。

不一會兒,路謙的電話打了過來,“爺,我好像看見江小姐了。”

厲薄深問了位置,快步趕了過去。

因為是工作日,環球影城裡的人也很少,兩人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鬼屋門口站著的四人。

看上去,四個人似乎有些僵持,準確地說,隻是江阮阮在跟兩個小傢夥僵持。

兩個小傢夥一左一右地拉著江阮阮的胳膊,江阮阮則是半晌都站在原地不動。

“媽咪!跟我們進去嘛,我們會保護你的!”暮暮一邊拽,一邊撒嬌。

江阮阮臉上滿是猶豫。

朝朝也跟著附和,“媽咪膽子這麼小,怎麼給我們做榜樣?”

江阮阮:“……好,我跟你們進去。”

說完,渾身緊繃地被兩個小傢夥拉著走了進去。

與此同時,厲薄深大步跟在幾人身後,走了進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