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把小星星送上了車,厲薄深便離開了。

傅薇寧緩緩發動車子,往小星星幼兒園的方向駛去。

路上,她想要再跟小傢夥說一說關於昨天她說的那番話,讓小星星不要介意。

隻是,不管她說什麼,小傢夥都好像聽不到一樣,隻是低著頭把玩自己的手指。

傅薇寧暗自咬碎了一口銀牙,在心底勸了自己許久,才遏製住了想要對小星星動手的想法。

把小星星送到了幼兒園,傅薇寧甚至不敢久留,生怕自己多呆一秒,就會暴露出她的真實想法。

……

另一邊,江阮阮一大早,便親自把朝朝跟暮暮送去了幼兒園。

她已經確認了,厲薄深不會再送小星星迴來,那她也冇必要再躲著了。

而且,她也知道,小傢夥們這段時間情緒很是低落。

要是她去送的話,小傢夥們的心情也會好一點。

到了幼兒園門口,江阮阮突然想起了什麼,不大放心地叮囑兩個小傢夥,“就算你們再想小妹妹,也不可以再偷偷跑去找她了,要是真的想去,也要告訴媽咪一聲。”

這次,如果兩個小傢夥再偷偷跑去找小星星,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看厲薄深離開時的樣子,一定是不想再跟她有任何聯絡。

這也是江阮阮一直以來都想要的。

她不想要讓厲博深覺得是她後悔了。

兩個小傢夥乖巧地答應下來,“知道了,媽咪。”

江阮阮歉然地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,才讓他們跟著李老師進了學校。

目送小傢夥們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,江阮阮回身上車,心下暗自鬆了口氣。

今天早上起來,她就一直在擔心,怕小傢夥們追問她,給厲薄深打電話的結果。

這兩個小傢夥對她太過瞭解,幾乎是她一說謊,就會很快被他們發現。

要是他們真的追問,江阮阮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好在,似乎是因為昨天龍禦行的出現,小傢夥們都好像忘記了這件事。

一直到車子在研究所門口停下,江阮阮心下還有些混亂。

看到研究所門口停著的兩輛小麪包車時,江阮阮一下子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江醫生。”

顧雲川正帶著幾個研究人員,招呼著工作人員搬運藥材。

見江阮阮來了,顧雲川的麵色變了變,又很快調整好表情,若無其事地迎了上去。

江阮阮抿唇笑笑,不解地看著門口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,“這些是?”

顧雲川笑著解釋,“聽說,是龍少給我們研究所提供的一批新藥材,龍少說,他已經跟你說過了。”

聞言,江阮阮愣了一下,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。

昨天龍禦行去給她送古醫書的時候,確實是說過,會給他們研究所新送一批藥材過來。

隻不過,因為兩個小傢夥鬨脾氣,江阮阮也冇來得及多做瞭解。

冇想到竟送了這麼多。

“江醫生,真是多虧了你跟龍少的關係好,我們研究所的藥材才能供應的這麼及時。”

顧雲川見她似乎有些恍惚,又笑著寒暄了一句。

說話時,目光緊緊地看著江阮阮的臉,想要從她臉上找出一點異樣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