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星星眼淚汪汪,“那星星想跟阿姨跟小哥哥們說話……”

厲薄深到底還是不忍心看到小傢夥再哭,安撫地摸了摸她的頭,“改天吧,等爹地忙完。”

“真的嗎?”小傢夥抓著他的衣袖追問。

如果爹地真的能給阿姨打電話的話,那他們是不是就有和好的可能了?

厲薄深麵不改色地點了點頭,“嗯。”

等他忙完以後,小傢夥應該也已經接受傅薇寧了。

打電話這件事,應該也不會再提。

小星星不知道自家爹地的想法,隻以為爹地真的會給阿姨打電話,臉上漸漸露出了笑意。

厲薄深怕小傢夥再提起那小女人,抬手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好了,早點休息吧,爹地要去工作了。”

小傢夥乖乖點頭,看著自家爹地起身離開。

……

另一邊,傅薇寧滿心欣喜地開車回了傅家。

剛一進門,便被鄭琳叫住,“怎麼這麼晚纔回來?薄深留你吃飯了?”

自家女兒是去接小星星放學的,這鄭琳是知道的。

傅薇寧心情大好。

聽到鄭琳的關心時,突然想起什麼,笑著在鄭琳身邊坐下,抬手挽住了她的胳膊。

鄭琳不解,“你們談什麼了,心情這麼好?”

傅薇寧笑著發問,“你們什麼時候有時間?薄深說,想請你們吃個飯。”

“什麼?”鄭琳臉上滿是驚喜。

他們等了這麼多年,這些年裡,他們幾位長輩不知道一起吃了多少次飯,每次叫厲薄深,都被他推拒。

這次,厲薄深居然主動要跟他們見麵?

傅薇寧臉上滿是得意,“薄深自己主動提出來的,我當時也嚇了一跳。”

鄭琳又是一陣驚訝,“薄深這兩天是怎麼回事?怎麼會突然轉性?”

說完,突然想起了什麼,又追問道:“你跟星星的關係現在怎麼樣了?”

提起小星星,傅薇寧不由得頭疼起來。

“今天早上還好好的,連薄深都覺得,我跟那小東西的關係好了不少,可晚上回來的時候……”

鄭琳心下微沉,“晚上回來的時候怎麼了?”

傅薇寧把在車上發生的事跟她說了一遍。

聽到自家女兒又惹小星星生氣了,鄭琳心下著急不已。

“薄深會提出來請我跟你爸吃飯,肯定是因為覺得小星星接受你了,這樣下去不行,你得趕快把跟星星的關係修複回來。”

傅薇寧心下也正煩躁著,聽到自家母親的話,臉上的笑意漸漸收了起來,“我也在想辦法。”

鄭琳眉心微蹙,看著自家女兒道:“薄深既然都準備請我跟你爸吃飯了,要是你想要住在厲家莊園,他應該也不會拒絕吧?”

聞言,傅薇寧眸子微亮。

她差點忘了還有這回事。

如果她能住在莊園,跟小星星的接觸時間也會多很多,也不愁會跟小星星的關係冇有改善了。

這麼想著,傅薇寧心下漸漸有了想法。

“另外……”鄭琳的聲音又響了起來,“薄深跟那個姓江的之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厲薄深之前對江阮阮的執著,他們有目共睹。

到底是因為什麼事,厲薄深突然就迴心轉意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