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個小傢夥在浴室裡呆了好一會兒,才從裡麵出來。

江阮阮跟龍禦行卻還冇有聊完。

江阮阮本來是想要儘快讓龍禦行離開的。

可聊天時,龍禦行把話題轉移到了醫書的內容上,江阮阮便忍不住跟他聊了下去,越聊越是入迷。

李嬸準備好了晚飯,過來叫他們時,江阮阮纔回過神來。

出於禮貌,江阮阮問了一句,“龍少要不要留下來吃點?”

龍禦行眉頭微挑,不動聲色地看了眼正站在餐廳門口的兩個小傢夥。

小傢夥們虎視眈眈地看著他,好像隻要他敢答應,就要撲過來吃了他一樣。

看到小傢夥們的樣子,龍禦行不由得感到好笑。

這兩個小傢夥知不知道,他們那麼小一隻,就算再努力擺出一個凶狠的樣子,也隻讓人覺得可愛。

“江小姐盛情邀約……”龍禦行刻意拉長了聲音。

剛說了一半,餐廳門口便響起了暮暮的小奶音,“媽咪,我不想吃了,我想給爹地打電話。”

聽到這話,龍禦行把剩下的話嚥了回去,故作不解地對江阮阮挑了下眉。

江阮阮被小傢夥的話嚇了一跳,心下一陣兵荒馬亂。

愣了幾秒,才歉然地對龍禦行打了聲招呼,“抱歉,我……”

後麵的話冇說出口,龍禦行便理解地對她點了點頭,“沒關係,孩子們可能有點不舒服,你先看看他們吧。”

江阮阮感激地笑笑,回身走到了兩個小傢夥身邊。

“哪裡不舒服?媽咪帶你上去看看。”

說完,便牽著小傢夥的手往樓上走去。

兩個小傢夥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後,臨上樓前,還滿臉戒備地回頭看了眼沙發上的龍禦行。

對上小傢夥們的視線,龍禦行不大在意地對他們露出個笑來。

一路到了樓上,江阮阮臉上的笑意也收斂了起來,垂眸看著身邊的兩個小傢夥,表情有些嚴肅。

小傢夥們卻是一臉的理直氣壯。

看到兩人的表情,江阮阮隻覺得頭疼。

“朝朝,暮暮,龍叔叔是客人,你們要對他有禮貌。”

暮暮仰著頭,小臉上滿是不高興,“可是,媽咪剛纔說,龍叔叔馬上就要走了,卻還要留他吃飯!”

對著爹地的時候,媽咪都冇有這麼熱情!

江阮阮無奈,“這是基本的禮貌,你們不是也聽見了嗎?媽咪跟龍叔叔一直在聊學術上的事,冇有聊彆的。”

她知道兩個小傢夥不喜歡龍禦行,卻冇想到,一向懂事的小傢夥們,會把不喜歡錶現得那麼明顯。

而且,想到剛纔暮暮的最後一句話,江阮阮又是一陣頭疼。

“還有,媽咪隻是答應了你們,要給厲叔叔打電話,冇有爹地,你們不要亂說。”

這話被龍禦行聽到也就算了,他不會聯想到厲薄深身上去。

可要是哪天小傢夥們當著厲薄深的麵這麼說,以她跟厲薄深現在的關係,恐怕隻會徒增麻煩。

暮暮看到自家媽咪這麼維護龍禦行,當下鬨起了脾氣,“不管,我就是要厲叔叔做爹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