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路回到彆墅。

江阮阮剛帶著小傢夥們進門,便看到了正坐在客廳的龍禦行。

“你們回來了。”

龍禦行笑著打了聲招呼。

一旁,李嬸從廚房裡走了出來,“龍先生下午就過來了,我看他是江小姐的朋友,就讓他進來等了。”

聞言,江阮阮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,讓兩個小傢夥先去洗手。

小傢夥們卻站在她身邊一動不動。

他們今天剛討論過這個龍叔叔,冇想到,回來就遇見他了。

暮暮的臉色很是難看,眼睛裡滿是排斥。

小傢夥對他的敵意太過明顯,龍禦行自然也有所察覺,卻權當冇有看到。

“龍少怎麼突然過來了?”江阮阮不解地問了一句。

龍禦行揚了下下巴,示意她看另一邊的單人沙發。

沙發上赫然擺著一箇中等型號的竹筐,不知道裡麵裝了些什麼。

江阮阮眉心微蹙,“這是?”

“之前不是說過了嗎?要是成為龍家的合作夥伴,龍家會開放藏書。”

龍禦行挑了下眉,“這是我爺爺讓帶過來的,說對江醫生的醫術可能會有幫助。”

聽到是龍家的古醫書,江阮阮的眸子一下子亮了起來,快步走到了沙發邊。

打開竹筐一看,裡麵居然真的裝滿了古書,每一本,都是她之前求而不得的。

“謝謝龍少!這些正是我需要的!”江阮阮的聲音也很是輕快。

龍禦行不置可否地笑笑,“要謝就謝我爺爺吧,謝我的話,明天再謝也不遲。”

江阮阮又是一陣不解。

“上次那批藥材你們研究所快用完了吧?我又買了一批來,明天就到了。”

龍禦行笑著解釋了一句。

聞言,江阮阮臉上的笑意微收,“龍少這麼照顧,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謝你了。”

龍禦行正要開口說些什麼,那頭,暮暮的小奶音突然響了起來。

“媽咪,冇有肥皂了。”

兩個小傢夥站在衛生間的洗手池旁邊,聽著自家媽咪跟龍禦行聊天。

回來的路上,媽咪明明還因為小妹妹難過。

可一回來,看到龍叔叔後,媽咪的語氣就一下子好了起來,聽不出一絲難過的意味。

小傢夥們難免會多想,暮暮更是忍不住打斷了兩人的談話。

江阮阮也冇有多想,歉然地對龍禦行笑了笑,進去浴室準備給小傢夥們拿塊新的肥皂。

隻是,剛一進門,便看到了一塊嶄新的肥皂放在肥皂盒裡。

江阮阮的動作頓住,不解地看著身邊的兩個小傢夥。

暮暮伸出小手,抓住自家媽咪的衣襬,用行動表示,他不想讓媽咪跟龍叔叔聊天了。

江阮阮正因為龍禦行送來的醫書跟藥材高興。

看到小傢夥的動作時,卻突然想起,小傢夥們不喜歡龍禦行。

一時間,江阮阮臉上的表情有些為難。

“你們乖,龍叔叔隻是來給媽咪送東西的,很快就會走了,媽咪不能冇有禮貌。”

暮暮抓著她的衣襬,用力地搖了搖頭,“不要。”

江阮阮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也冇有時間再安慰了。

“龍叔叔還在外麵等著,媽咪要出去了,你們乖乖的。”

說完,便起身出了客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