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提了!”

秦雨菲憤憤地喝了口水,把手裡的包扔在一邊。

傅薇寧笑著挑眉,“讓我猜猜,是不是跟你哥鬧彆扭了?”

秦雨菲的表情微變,算是默認了。

見狀,傅薇寧臉上笑意更甚,從包裡拿出一個精緻的包裝盒來。

“彆跟他置氣了,看看這是什麼。”

秦雨菲愣了一下,不解地從她手裡接過盒子,打開看了一眼。

盒子裡赫然放著一串她心心念念,最喜歡的設計師設計的項鍊。

“薇寧姐,這……”秦雨菲驚訝地看向麵前的人。

傅薇寧托腮,“送你的謝禮,你幫我出的主意,效果不錯。”

秦雨菲心下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,一邊把盒子收了起來,一邊關心起了傅薇寧那邊的情況。

“你跟星星的關係現在怎麼樣了?”

傅薇寧回想起早上的事,臉上滿是笑意,“還不錯,那小傢夥現在已經不無視我了。”

說完,又可笑地聳了下肩,“你說,她要是早這樣不就好了?那我以前說不定也能對她好點呢!”

秦雨菲不敢多過問她之前是怎麼對待小星星的,隻笑著附和了一句,“你們的關係有進步就好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薄深也已經認可了我跟星星關係的改變。”

傅薇寧雲淡風輕地說出了最關鍵的訊息。

聽到這話,秦雨菲不由得感到詫異,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傅薇寧把早上她跟厲薄深的電話內容複述了一遍。

秦雨菲連連點頭,“這樣的話,你跟深哥的婚事,應該也是板上釘釘了。”

傅薇寧不置可否地點頭,“所以,你也不用生氣了,等我跟薄深結了婚,再幫你在秦爺爺那邊說兩句好話,他肯定會讓你重回公司掌權的。”

秦雨菲露出個笑來,舉起了麵前的水杯,“以水代酒,提前恭喜薇寧姐。”

兩人碰了下杯,很是愉快地吃起了早點。

……

另一邊,朝朝跟暮暮一大早從床上爬起來,想著今天又要上學了,小傢夥們卻一點也冇有以往的期待感。

爹地跟媽咪吵成那樣,爹地肯定不會讓小妹妹再到他們幼兒園了吧!

這麼想著,小傢夥們下樓時的情緒很是低落。

到了樓下,卻發現自家媽咪已經在餐桌邊坐著了。

“你們起來了,我剛準備上去叫你們呢。”

江阮阮對小傢夥們露出個笑來,幫他們擺好了碗筷。

看到自家媽咪,小傢夥們的心情多少有些好轉。

“媽咪,我們真的不能轉學嗎?”

在餐桌邊落座後,暮暮忍不住問了一句。

聞言,江阮阮動作微頓,無奈地對小傢夥笑笑,“你們現在的幼兒園不好嗎?”

暮暮低著頭,“可是,我們想跟小妹妹在一起。”

江阮阮心下一陣苦澀。

她又何嘗不知道小傢夥們的心思。

之前厲薄深來的時候,她還滿心想著,能不能說服厲薄深,讓他把小星星轉回原來的學校。

卻冇想到,自己居然弄巧成拙。

不但冇有讓小傢夥回來,反倒是又惹怒了厲薄深,讓他直接帶著小傢夥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