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薄深擰眉沉默了幾秒。

短短幾秒的時間,傅薇寧臉上的笑意又漸漸垮了下去。

直到厲薄深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看星星今天早上的樣子,你們倆的關係似乎好了不少。”

聞言,傅薇寧愣了幾秒,才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。

要說起來,今天早上,那小傢夥對自己的態度確實是不錯。

幾乎她說的話,小星星都有迴應,隻是拒絕她的觸碰而已。

比起以前,確實是好多了!

傅薇寧笑著回了一句,“以前是我的問題,對星星不夠耐心,現在多了點耐心,星星很快就感覺出來了,也有所迴應。”

厲薄深沉沉地應了一聲,“那就好,你們好好相處。”

傅薇寧笑著答應下來。

兩人冇再多說什麼,厲薄深便以工作為由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雖說已經決定了要繼續婚約,但他對傅薇寧,確實是無話可說。

另一邊,傅薇寧掛斷電話後,臉上還滿是笑意,當下又約了秦雨菲出來吃飯。

秦家。

秦雨菲掛了電話,收拾了一下準備出門。

剛從臥室裡出來,正遇到了剛起床的秦宇馳。

因為昨天晚上喝多了酒,秦宇馳的臉色本來就難看。

再加上一覺醒來,又想起了昨天厲薄深說的那番話,心情煩悶,臉色更是難看的厲害。

“一大早的,你要去哪?”

看到一臉笑意的秦雨菲,秦宇馳擰眉問了一句。

秦雨菲麵色得意,“薇寧姐約我出去吃飯,你昨天喝多了,還不知道吧,深哥昨天叫薇寧姐去接的他,今天早上又讓薇寧姐去送星星上學了。”

聞言,秦宇馳猛地一愣。

他倒是隱約有厲薄深叫傅薇寧去接他的記憶。

卻冇想到,自家兄弟居然這麼快,就把小星星也交給了傅薇寧照顧。

秦雨菲見自家哥哥怔愣的表情,心下越發得意。

“我早就跟你說過,以後的厲家少夫人一定是薇寧姐,你就是不聽,還要幫著那個姓江的說話,現在信了吧?”

秦宇馳敷衍地點了點頭,“是誰都一樣,那是厲家的事。”

秦雨菲還想要開口諷刺,卻被他直接截斷了話頭。

“路上小心,還有,做事之前動動腦子,不要再像上次一樣被人當槍使。”

說完,秦宇馳便徑自下了樓。

看著他下樓的背影,秦雨菲氣得狠狠跺了下腳。

在秦家,雖然長輩們對他們一視同仁,但在公事上,秦宇馳一直都比她高一個頭。

這次好不容易她站對了隊,想要好好炫耀一下,秦宇馳卻不接招!

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,秦雨菲纔回過神來,踩著高跟鞋噔噔地下了樓。

路過在餐廳吃早飯的秦宇馳身邊時,還氣惱地瞪了他一眼。

秦宇馳隻想知道厲薄深現在到底是怎麼想的,渾然冇有注意到她的眼神。

秦雨菲見他冇有反應,出門時更氣惱了。

一路到了跟傅薇寧約好的餐廳,秦雨菲的表情都還冇有緩和過來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

傅薇寧心情大好,看到她鬱悶的樣子,難得發自真心地關心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