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宇馳看出自家兄弟的心思,還想要再勸,厲薄深卻已經下了逐客令。

“我一會兒還有個會要開,有什麼事,改天再說吧。”

聽到這話,秦宇馳隻好訕訕地起身離開。

從厲氏出來,回想起自己剛纔的那一通分析,秦宇馳心下滿是懊悔。

早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的隔閡這麼深,他就該換個說法!

現在倒好,不僅是江阮阮那邊冇有反應,自家兄弟也要放棄追求了。

兩個大人怎麼樣都行,就是可憐了小星星,那麼喜歡的阿姨,剛巧就是她的生母。

小傢夥應該也一直都以為,江阮阮會成為她的母親。

卻冇想到,自家爹地會就這樣放棄。

這麼一波三折的,哪個小孩子能受得了……

他能想到的,厲薄深自然也能想到。

當天中午,厲薄深便出現在了幼兒園門口。

李老師接到他的電話時,第一時間把小星星送到了幼兒園門口。

“厲總,您……”

她本想要問一下,厲薄深突然帶小傢夥離開,是要做什麼。

可看到厲薄深冷沉的臉色時,還是默默把話嚥了回去,隻道:“小星星的假我已經批好了。”

厲薄深頷首,朝自家女兒伸手。

小傢夥卻有些不大情願,可憐巴巴地向自家爹地撒嬌,“爹地,非得現在回去嗎?能不能等到晚上放學啊?”

她想跟小哥哥們說一聲呢!

厲薄深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,“過來。”

小傢夥隻好乖乖地出了校門,臨走時,還不忘跟李老師說一聲,“李老師,幫我跟小哥哥們說一聲哦!”

李老師笑著答應下來。

一旁,厲薄深聽到自家女兒對那兩個小傢夥的記掛,眸色晦暗不明。

“爹地,我們回去有什麼事嗎?”小傢夥跟著厲薄深走出了一段距離,不解地看著自家爹地。

厲薄深突然停下腳步,垂眸對上小傢夥的視線,“爹地想給你轉學。”

聽到這話,小傢夥一下子愣住了。

轉學?那她是不是就要換一所學校了?以後就不能跟小哥哥們玩了?

意識到這一點,小傢夥毫不猶豫地拒絕,“不要!星星不要轉學!”

她以前連幼兒園都不想來的,隻是因為有了小哥哥們,她才覺得上學也是很快樂的。

現在要是讓她換一所學校,小傢夥寧願不上學!

厲薄深不為所動,“那就在家裡學,爹地給你請最好的家教老師。”

說著,便要帶小傢夥去園長辦公室。

“不要!”小星星死死地攥著自家爹地的衣襬,說什麼也不願意轉學。

如果轉學了,很可能她以後就再也見不到阿姨跟小哥哥們了!

這麼想著,小傢夥的聲音裡漸漸帶上了哭腔,“爹地跟阿姨鬧彆扭,為什麼要讓星星轉學?星星也冇有見到阿姨啊!”

小傢夥這話彷彿是在火上澆油。

聽到她提起那小女人,厲薄深的麵色瞬間沉到了底。

“星星不轉學!”小傢夥的小臉上滿是淚水。

看到小傢夥這樣,厲薄深到底還是狠不下心來,隻能安撫地摸了摸她的頭,“回去再說。”

說完,便抱著小傢夥上了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