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東西?”

傅薇寧蹙眉發問。

秦雨菲從一旁拿過手機,劃出幾張照片給她看。

照片裡,清晰可見的是一個帳篷,帳篷不遠處,露出一片白裙。

儘管還冇有看到什麼,傅薇寧的臉色卻是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
那個帳篷,她認識,正是江阮阮跟那幾個小賤人露營時紮的。

而那條白裙子,不出意外,也是她那天穿的那條!

照片裡除了這兩樣東西,便再冇有彆的。

可見,拍照片的人的目的就在於她!

下一張,不出意外的,白裙的主人露出了臉,正是傅薇寧,手裡還拿著個白色的藥瓶,不知道裝了什麼。

隨著照片的滑動,傅薇寧那天的所作所為,也慢慢展露在兩人眼前。

照片在傅薇寧放完細菌,起身離開後結束。

看完照片,傅薇寧的臉也沉到了底。

“你從哪弄來的!”

秦雨菲連忙解釋,“我也不知道,昨天突然有人發到了我的手機上,還發了一條訊息……”

說著,又把那條簡訊劃出來給傅薇寧看。

隻看到螢幕上赫然是一段話。

“我知道你跟傅薇寧關係好,把這些照片給傅小姐看,告訴她,給我一千萬,我就把這幾張照片刪了。要不然,下一次,這幾張照片就會出現在厲總手機上了!”

這幾天,張可一直都在厲薄深的人的監視下,不敢聯絡傅薇寧。

但又不肯輕易放過這筆錢。

思來想去,張可便找機會把訊息發給了跟傅薇寧交好的秦雨菲。

隻有給她,才能保證,這些證據能夠被傅薇寧看到,而不是直接被交到厲薄深手上!

“薇寧姐,你應該知道,發訊息的人是誰吧?”

秦雨菲小心翼翼地發問。

傅薇寧牙關緊咬。

張可!虧她花了大力氣,找到這位所謂的頂尖的私家偵探。

現在看來,這位私家偵探的功夫,都用來抓雇主的把柄身上了!

自己居然偏偏忘了防他!

看到她氣成這樣,秦雨菲多少也猜到了,兩人是認識的。

“你是不是什麼時候得罪人了?被人跟蹤了?要不然,怎麼會被拍到這些?”

傅薇寧壓下怒火,冷然回答,“這是我派去跟蹤江阮阮的私家偵探!”

既然秦雨菲已經看到了這些,那她們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。

傅薇寧不介意告訴她,自己之前的佈局。

聽到這話,秦雨菲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又很快反應過來,傅薇寧這是著了彆人的道!

居然有人能算計到傅薇寧頭上……

隻是……

“那,你往杯子裡放的東西又是什麼?”秦雨菲不解。

傅薇寧言簡意賅地說了自己之前做的事。

末了,又毫無悔意地說了句,“那幾個小賤人,之前我就教訓過他們,卻一點急性都不長,我隻能讓他們再吃點苦頭了!”

之前就教訓過?

秦雨菲猛地想起了什麼,“上你你問我要的那些病菌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便被傅薇寧打斷。

“你猜的冇錯,所以,你跟我早就是一條船上的人了,最好彆想著出賣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