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阮阮給小星星編好辮子,帶著小星星出去。

剛一轉身,便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男人。

厲薄深眸色暗了暗,眼底的溫情被儘數收起,變得客套疏離,“早餐好了,下去吃吧。”

說完,便轉身走在前麵。

江阮阮卻是愣了一下。

剛纔,她似乎看到男人臉上的神色與以往有些不同,但也隻是片刻,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。

回過神來,江阮阮牽著小星星下樓吃飯。

吃飯時,小星星自然地在厲薄深身邊坐下。

江阮阮正要到兩人對麵去,卻被小丫頭扯住了衣袖,腳步停了下來。

“少夫人,您坐小小姐旁邊吧。”張嬸看出小小姐的意圖,笑著把小星星身邊的椅子拉開。

小星星附和地點點頭,一臉期待地看著江阮阮。

見狀,江阮阮下意識地看了眼小星星身側的男人。

厲薄深的表情有些生硬,對上她的視線,不置一言地轉過了頭,似乎並不關注她會坐在哪裡。

小星星的手攥的死緊。

江阮阮遲疑了幾秒,還是在小星星身邊坐了下來。

吃飯時,江阮阮本能地照顧身邊的小丫頭,另一邊的厲薄深也是習慣性地給小傢夥夾菜。

小星星同時被漂亮阿姨跟爹地照顧著,高興地笑眯了眼,乖乖把兩個人夾來的菜吃得乾乾淨淨。

吃過早飯,江阮阮看了眼時間,也該去上班了,便起身告辭。

小星星卻仍是不大情願地抓著她的衣服。

“乖,阿姨要去工作了,改天再來看你,好不好?”江阮阮握著她的小手,柔聲安撫。

聽到阿姨要去工作,小星星雖然還是捨不得,但還是懂事地鬆開了手,跟漂亮阿姨揮了揮手。

江阮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,轉身離開。

上班前,她還得回家換身衣服,而且也有些放心不下家裡的兩小隻,想要回去看看。

剛一進門,兩個小傢夥便撲了過來,“媽咪!怎麼纔回來呀?昨天晚上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”

一旁,李嬸含笑看著他們母子三人,解釋道:“兩位小少爺擔心您,今天一大早就醒了。”

江阮阮頷首,猶豫了一下,還是把昨天照顧小星星的事告訴了兩小隻。

聽到小妹妹生病,兩個小傢夥擔心地追問,“小妹妹怎麼樣了?病的很厲害嗎?我們能不能去看看她?”

江阮阮遲疑著安撫,“隻是一點發燒,睡了一覺已經好多了,你們在幼兒園會見到的。”

兩個小傢夥想要去探望生病的好朋友,按理說她應該同意的,但礙於厲薄深,她不想讓他們跟那個男人有過多的接觸。

兩個小傢夥也不堅持,乖乖點了點頭。

另一邊,傅薇寧昨天一路跟著江阮阮的車,眼看著她開往了厲家莊園的方向,回去後,氣的一夜冇有睡好,吩咐了手下去盯著江阮阮什麼時候離開。

早上醒來,正吃著早飯,便接到了手下的電話,卻得知江阮阮竟然剛剛離開!

“賤人!”

傅薇寧咬牙掛斷電話,氣的臉色鐵青,“剛回國就上趕著倒貼!”

說完,心下又有一絲惶恐。

那個女人居然在厲家過夜!

這些年來,她最多,也不過就是在那裡吃個晚飯,就會被下逐客令!

這樣看來,厲薄深對那個女人的態度……

傅薇甯越想越覺得不安。

對麵的傅母鄭琳看到女兒的樣子,關切地問了一句,“這是怎麼了?一大早氣成這樣?”

傅薇寧咬牙切齒,“江阮阮那個賤人,昨天在厲家莊園過夜了!這樣下去,薄深很有可能會跟她複婚!”

聞言,鄭琳麵色微凝,沉吟了幾秒,冷然道:“好久冇見你宋阿姨了,下午約她出來喝個下午茶吧,剛好,這件事也得跟她說說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