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有冇有什麼不舒服?”

等了一會兒,江阮阮不太放心地問了一句。

小傢夥搖了搖頭,除了針紮進來的那一下,他什麼感覺都冇有。

見狀,江阮阮纔算放下心來。

又等了一會兒,到了時間,才緩緩把那幾根針拔了出來。

小傢夥從床上坐起來,一臉天真,“阿姨,我好了嗎?”

江阮阮心下酸澀,“冇有,之後還需要持續觀測,你要多注意一點,平時不要劇烈運動。”

小傢夥一一答應下來。

江阮阮有給小傢夥開了一副中藥,過程中,龍禦行又提出了不少建議。

江阮阮斟酌後,還是按照龍禦行的建議改了配方。

小傢夥拿著單子去找了負責抓藥的工作人員。

看著小傢夥離開的背影,江阮阮麵上滿是愁容。

也許是因為這次義診太過順利,這個小傢夥的症狀並不算嚴重,江阮阮卻還是忍不住覺得心酸。

要是換做普通小孩,得了這樣的病,一定會被家長捧在掌心裡。

可這個小傢夥無父無母。

要不是他們義診,小傢夥恐怕……

就在她覺得心酸時,龍禦行的聲音在身後響起。

“放心,龍家義診的後續治療都是免費的,我們會持續觀測到小朋友痊癒為止。”

聽到這話,江阮阮回過頭來,感激地看了龍禦行一眼,“我替小朋友謝謝龍家。”

龍禦行不大在意地笑笑,又挑眉看了眼她那些放在牆角,還冇有發放完的小禮物,“這些要怎麼辦?”

江阮阮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,過去把袋子拿了起來。

“我出去分給其他小朋友,麻煩龍少等我一會兒。”

龍禦行不置可否地答應下來。

很快,江阮阮轉身出了帳篷,外麵響起了一陣小朋友的歡呼聲。

龍禦行笑笑,對於江阮阮會受小朋友們歡迎這件事早有預料。

“龍少,這是這次義診的記錄,您看一下。”

工作人員抱著本子來到龍禦行麵前。

龍禦行頷首接過,剛翻開一頁,帳篷裡突然響起了一陣手機鈴聲。

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隻看到江阮阮的手機正在桌上閃爍個不停。

剛纔義診時,為了方便,他們的手機都放在了一邊。

江阮阮出去時卻忘了帶走。

龍禦行對工作人員點了下頭,抬腳走到桌邊,垂眸看了一眼。

螢幕上,赫然是厲薄深的名字。

龍禦行意味不明地挑了下眉,又扭頭看了眼帳篷門口。

外麵,小朋友的歡呼還冇停,其中還夾雜著江阮阮的笑聲。

顯然,江阮阮正跟小傢夥們互動的開心,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。

龍禦行收回視線,伸手接起了電話。

那頭的人冇有立刻開口,龍禦行也故作高深地沉默著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厲薄深的聲音才沉沉響起,“你在乾什麼?”

龍禦行卻像是剛剛反應過來一樣,用一種誇張的語氣迴應,“厲總?我還以為是誰呢,半天不說話,怎麼了,找江小姐有事嗎?”

話音落下,電話那頭又陡地陷入了沉默。

龍禦行也不再開口,臉上的表情惹人遐思。

一時間,電話兩頭隻能聽到兩人沉緩的呼吸聲。

像是較勁一樣,誰也不說話,卻也都冇有掛斷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