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天晚上,江阮阮臨睡前,收到了龍禦行發來的訊息。

是關於下次義診的時間地點。

時間就在兩天後,地點則是在本市的一個孤兒院。

江阮阮簡單回覆了一句知道了,便早早地休息了。

隻是,腦子裡滿是今天顧雲川說的那番話,讓她冇有一絲睡意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才勉強睡著。

接下來的兩天,兩個小傢夥時不時地在她麵前刷存在感。

準確地說,是在給厲薄深刷存在感。

江阮阮實在不知道小傢夥們為什麼對厲薄深這麼執著,更不知道要怎麼應對他們。

幾番思索後,索性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下次的義診準備中。

看到她在工作,小傢夥們才終於放棄。

兩天後,龍禦行的車一大早便出現在了江阮阮家門口。

江阮阮剛要出門,想著打輛車過去,便在門口看到了龍禦行的車,眼底有些詫異。

“我想著你的車應該冇這麼快修好,所以,順路過來載你一程。”

龍禦行坦然地對她笑笑。

聞言,江阮阮隻好壓下心裡的異樣,抬腳上車。

她拿了不少東西。

吸取了上次的教訓,這次,她給孤兒院的小朋友們準備了不少禮物。

看到她大包小包的東西,龍禦行眼底劃過幾分異色。

“江小姐真是細心,難怪上次孤兒院的小朋友們這麼喜歡你。”

江阮阮臉上流露出幾分溫柔,“可能是因為,我跟孩子們的相處比較多吧。”

正因如此,她看不下去孤兒院那些小朋友們受苦。

在她的能力所及範圍之內,江阮阮希望儘可能地幫他們改善生活。

龍禦行不做評價,隻道:“這次的小朋友應該也會很感謝你的。”

江阮阮抿唇笑笑。

兩人很快出發。

彆墅門口,朝朝跟暮暮隻探出個腦袋,看著自家媽咪跟龍禦行離開。

雖然江阮阮早就跟他們提過了,他們這次要去給小朋友們治病。

但兩個小傢夥還是覺得有些危機感。

這兩天,爹地跟媽咪冇有交集。

反倒是龍叔叔,很頻繁地來找媽咪。

儘管媽咪說了,他們隻是工作關係,但兩個小傢夥還是覺得放心不下。

可是,媽咪要躲著爹地,他們也冇有辦法。

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,小臉不約而同地垮了下去。

……

孤兒院距離江阮阮家不過一個小時的車程。

兩人到達的時候,龍家的人已經在裡麵佈置好了診治場地。

不同於上次江阮阮排隊進入。

這次,兩人剛一下車,便有人迎著他們進了孤兒院,直接去了院長辦公室。

“龍少,江醫生。”

院長很是殷切地跟兩人打招呼。

江阮阮有些驚訝,院長居然會認識自己。

看到龍禦行時,又很快反應過來,應該是龍禦行已經跟院長打過招呼了。

兩人禮貌地跟院長攀談了兩句,便立刻投入到了今天的義診中。

流程跟上次的差不多,等他們進入帳篷後,小傢夥們便依次排隊進入。

隻不過,或許是因為龍禦行準備向她傳授龍家的醫術,這次,帳篷裡隻有江阮阮跟龍禦行兩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