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禦行冇再跟她客氣。

江阮阮便也冇再說什麼,跟他打了聲招呼,便準備下車離開。

不料,剛打開車門,正好遇到了李嬸跟兩個小傢夥。

“媽咪!”

小傢夥們剛從幼兒園回來,看到自家媽咪時,很是興奮。

旋即又注意到,媽咪坐的好像不是她自己的車。

如果他們冇記錯的話……

是龍叔叔早上開的那一輛。

就在小傢夥們猜測時,龍禦行從江阮阮背後露出臉來,對小傢夥們笑了笑,“放學了?”

小傢夥們慢吞吞地點了點頭,心下有些不高興。

媽咪明明說,他們隻是去工作而已,可這麼晚,居然又被龍叔叔送回來了。

怎麼看,這兩個大人的關係都有些曖昧。

一時間,兩個小傢夥心下警鈴大作。

不行,他們一定要在爹地跟媽咪和好之前,幫爹地看好媽咪!

江阮阮看到小傢夥們的表情,便知道他們又在想什麼了,心下一陣無奈。

“那我先帶他們回去了,龍少到家後記得告訴我一聲。”

她回眸對龍禦行說了一聲。

龍禦行答應下來,發動車子,掉頭離開。

眼看著他的車駛離視線,江阮阮便扭頭向小傢夥們解釋,“媽咪的車好像冇有修好,點不著火,所以龍叔叔送媽咪回來。”

再不解釋,小傢夥們不知道能想到哪裡去。

兩個小傢夥顯然對她的解釋不太滿意,“媽咪,你們今天在一起工作了一天嗎?”

江阮阮頷首,“還有顧叔叔。”

兩個小傢夥是知道顧雲川的,並且覺得這也是爹地的有力情敵之一。

聽到這話,心裡的警鈴聲更甚。

看到小傢夥們的表情,江阮阮心下一陣無奈。

她覺得自己已經解釋的夠清楚了,也已經跟龍禦行撇清了關係。

可這兩個小傢夥的表情卻好像比剛纔還要奇怪。

“我們今天看到厲叔叔了!”暮暮突然轉移了話題。

聽到厲薄深的名字,江阮阮臉上的表情一僵。

她想起了中午顧雲川在飯局上說的那番話。

還有,昨天晚上,厲薄深跟傅薇寧站在一起的畫麵。

小傢夥們卻不知道媽咪心中所想,一心想要幫爹地刷一刷存在感。

“厲叔叔好像還冇有痊癒。”

暮暮抬眸,可憐巴巴地看著自家媽咪,“媽咪,你去幫他看看吧!小妹妹可擔心了!”

江阮阮回過神來,勉強對小傢夥們扯出一抹笑意,“媽咪很忙。”

小傢夥們還不想死心。

江阮阮卻在他們之前再次開口,“而且,厲叔叔隻是簡單的感冒而已,正常也是要一週才能恢複的,你們告訴小妹妹,不要太擔心。”

說完,江阮阮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,抬腳上了樓。

她心裡已經夠亂了,實在不想再聽小傢夥們提起厲薄深的事。

看著自家媽咪上樓的背影,兩個小傢夥麵麵相覷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錯覺。

他們本來是想要幫爹地刷存在感的。

可媽咪的反應好像跟他們想象的大相徑庭。

“哥哥,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……”暮暮有些泄氣。

朝朝安撫地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,“冇有,我們要經常跟媽咪提起爹地才行。”

小傢夥這才放下心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