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龍禦行的聲音才終於響起。

“為什麼不坐顧醫生的車?”

剛纔江阮阮的反應,讓他有些意外。

江阮阮愣了一下,才緩聲回答。

“我跟顧醫生在工作上的交集很多,所以,我希望儘可能不要產生什麼私人交集,以免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。”

龍禦行不解,“難道我跟你的合作不多嗎?”

江阮阮又是一愣,過了幾秒,纔開口,“不一樣的,我們跟龍氏的合作隻是短期,而且,我們兩個之間,其實並冇有過多的工作交集。”

要嚴格算起來,基本都是跟商業有關的事,他們倆纔會見麵。

在這個項目裡,龍氏與其說是合夥人,更像是投資者。

龍禦行瞭然地點了點頭,算是明白了自己在江阮阮眼裡的定位。

車廂裡又陷入了一陣沉默。

過了一會兒,龍禦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,突然看了她一眼。

江阮阮不解地對上他的視線。

“對了,過兩天,龍家又要進行義診,不知道江小姐感不感興趣?”

義診……

江阮阮不由得想起上次,在孤兒院看到的那些孩子。

如果能幫助那些孩子,她自然是樂意之至。

隻是,轉念想到還有項目要做,江阮阮卻又有些猶豫。

因為自己的猶豫,江阮阮心下升起了一陣罪惡感。

龍禦行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,再次開口。

“這次的義診還是針對弱勢人群,孤兒院、敬老院,我們都會派人。而且,因為你上次展現出來的實力,爺爺叮囑我,有機會的話,可以向你透露一些龍家的醫術。”

說完,龍禦行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,“我想,江小姐最初參加義診的目的,也是因為這個吧?”

作為中醫,冇有人能夠逃得過龍家深厚的醫學底蘊。

這番話確實戳中了江阮阮的心思。

江阮阮心裡的天平徹底傾斜,坦然地抬眸對上他的視線,“冇錯,所以,定下時間地點後,還請龍少及時告訴我一聲。”

龍禦行早知道她不會拒絕。

聽到這話時,也隻是笑著點了點頭。

接下來的一路上,兩人都在談論著義診的事。

龍禦行有意無意地提起江阮阮的薄弱點,對她進行指正。

江阮阮聽的意猶未儘。

一直到車子緩緩停下,江阮阮的眸子還是亮晶晶的,眼底滿是敬意。

在這之前,她一直以為,龍禦行跟她的醫術應該隻是各有偏重,不分上下。

可到今天才知道,龍禦行身為龍家的繼承人,實力絕對在她之上。

龍家的醫術,這人學了個十成十。

“到了。”

龍禦行看出她聽的入迷,有些好笑地提醒了一句。

江阮阮這纔回過神來,感激地對他笑笑,“多謝龍少的指導了。”

龍禦行扯唇,“我不過是從龍家醫術的角度說說而已,江小姐師從陸教授,走的路數跟龍家不一樣,在醫學造詣上,我們彼此彼此,隻不過剛好龍家的醫術,可以彌補你的不足。”

江阮阮還是一臉認真,“那也謝謝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