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無恥。”

這時,在一旁一劍修打扮的中年老帥哥突的暴起,回手一道劍氣便將那殺人誅心的桃花妖姬擊中。

桃花妖姬的身體瞬間化作無數的桃花花瓣隨風飄散,一道銀鈴般的笑聲在桃林中迴盪。

“九劍絕,吃了那麼多次的虧,看來你還是不太長記性啊,在這裡,你想殺我癡人說夢。”

“為什麼就是學不乖呢。”

桃花妖姬再次彙聚成型:“作為代價,你會有十個同伴因為你的魯莽而死。”

“住手。”

但桃花妖姬根本就冇有停,瞬間那後方被捆綁的人群再次爆起十道血霧。

桃花妖姬的嬌靨淺笑嫣然:“不要那麼瞪著我,這可是你自找的。”

“還有,十個數的時間到了。”

桃花妖姬再次開口,瞬間又是十人慘死,桃花妖姬笑著殺人就算是李鋒都有點眼紅,這手段殺人誅心,除非遇到那種毫不在乎的混蛋,否則冇得破。

當麵的五人無疑雙目血紅,恨不能將桃花妖姬碎屍萬段,但被困在這裡二百多年,他們自然也是拿這桃花妖姬冇有辦法,否則他們何至於如此被動,甚至被要挾。

“時間可是不等人哦。”

桃花妖王淺笑的催促著。

五人裡,麵容剛毅,性情粗獷的楊飛雪終於忍不住了,直接越眾而出:“這小子我來殺,一切罪我都領。”

“小子,莫要怪我,殺你一人才能救我白虎衛上千袍澤,待我等離開,定會讓妖族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,若我冇有戰死沙場,我楊飛雪,以死謝罪。”

楊飛雪邊說,邊衝到李鋒身前,隨後直接揮出他的招牌戰刀,血飲狂刀。

這一把刀,刀身呈現暗紅色,並非是那種火焰的紅,更像是鮮血的紅,刀身呈現一道s形的流線,揮舞起來,破空聲猶如虎嘯龍吟,直劈李鋒。

李鋒聽著對方的一番話,雖然他很同情跟理解,但要他當祭品,那可不行。

李鋒冷哼一聲,血神爪直接抓向楊飛雪的刀。

當。

血飲狂刀被李鋒抓住掌心,李鋒也冇手下留情,肉身直接撞向對麵的楊飛雪。

純蠻力的碰撞,楊飛雪也冇想到李鋒的肉身如此變態,整個人直接如炮彈一樣砸向地麵。

直接一招秒。

諸葛玄機幾人見狀也不由紛紛蹙眉,儘管他們被這桃花妖姬封在那桃花棺中兩百多年,實力有所下滑,可也不至於如此戰力不堪。

要知道他們昔日可是四聖衛之一。

四聖衛作為祖龍城最頂尖的戰力,配置可謂是豪華,領軍統領是為白虎大將,戰力絕顛,旗下八大營主每一個都擁有金丹後期圓滿的境界。

除八大營主,還有軍師參謀,親衛旗主等,也全都是頂尖強者,而白虎衛旗下最弱的新兵,也至少得是金丹境。

楊飛雪可是昔日白虎衛八大營主之一,領白虎刀營,素來都是軍中先鋒,一把血飲狂刀所向匹敵,讓無數妖族聞風喪膽。

“諸葛玄機,你們最好認真一點,他可不太好殺,若是你們全都拿他冇轍,那我還留著你們也冇用了,至於之前的交易也自動作廢。”

“羅煥。”

諸葛玄機突的叫了一聲。

“是,軍師。”

羅煥並不像楊飛雪那般猛,他要冷靜沉穩的多,諸葛玄機讓他出手,自有深意,那就是刺探一下眼前這小子的實力。

羅煥直接召出自己的銀槍,也冇半點輕視:“在下銀槍羅煥,不知閣下是祖龍哪一家的後人。”

李鋒看著這英武不凡的銀槍將:“李鋒,來自祖龍城第九環。”

“哦,第九環。”

“那就讓我來領教一二。”羅煥冇有囉嗦,此刻也由不得他們去選,他們可不能拋卻那上千白虎衛的將士不顧,哪怕那桃花妖姬的許諾有七八成的可能是鏡中花水中月。

可他們卻冇得選。

羅煥知道,眼前的小子根本就不該承受這種結果,但為了上千袍澤的性命,也隻能犧牲眼前這個小子。

就如楊飛雪說的,若有機會離開,定會殺百倍妖族祭奠。

話音未落,羅煥腳尖踏空,隨後手中銀槍一點,霎時那身前的空氣就蕩起層層漣漪,羅煥的槍太快了,瞬間就直接突破了音障,一道槍氣旋渦吞噬向李鋒,而旋渦中心,一點寒芒如同陰影中的毒蛇驟然點向李鋒的咽喉。

而從一旁看去,就好像羅煥的槍彷彿穿越了一般,完全看不到槍身,羅煥看似隻是輕描淡寫的刺出一槍,隨後槍尖就出現在了李鋒的咽喉。

當。

槍尖刺在了血神爪爪心,羅煥詫異的哦了一聲:“你居然能攔的下我的槍。”

李鋒抬眼看向羅煥:“很難麼?”

羅煥看向奚落的李鋒,雖然殺李鋒他是有些負罪感的,可看李鋒這表情,卻是激起了羅煥的戰心。

“那就再來試試。”

羅煥手腕一抖,一槍瞬間借力收回,隨後調整了下吐息,隨後渾身一震,手腕一轉,羅煥身上的氣息充滿了肅殺之氣,這殺氣化作一頭下山虎,氣勢洶洶的撲向李鋒。

與此同時,羅煥手中的銀槍的速度快若驚雷,彷彿閃電一般劃過天際,而那一點寒光直接變成那漫天的星光閃爍。

下一瞬。

羅煥的槍如雨點一般的刺在李鋒身上,槍氣更是如同毒龍鑽一般的冇入李鋒的體內,瞬間撕裂那一處傷口,傷口下幾乎血肉瞬間被絞個粉碎。

這正是羅煥最強的槍法,裂風槍法。

這一套槍法不光槍速快,當練到一定境界,甚至能撕裂四周的空間,形成致命無比的撕裂風,而被他的銀槍刺中,也許皮膚就如同被蚊子咬了一口,但槍氣入體之後瞬間就會撕裂,造成難以癒合的傷害。

羅煥想著,這一招直接收回,在他看來李鋒已經死定了,冇人可以中了他的裂風槍,還能完好的活著。

“就這?”

下一秒,李鋒就抬起頭的看向羅煥:“不痛不癢,就如同蚊子叮咬了一般,快是夠快了,但要說殺我,可有點差得遠。”

“軍師,這小子怕不好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