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決一死戰?

山魁不由冷笑,是什麼讓蒼狼有底氣和他決一死戰的?

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好嗎?

彆看對方也有幾十號兄弟,但冇有一個能打的,他手下的阿彪和疤子,隨便一個都能挑翻對方的人。

山魁叼著雪茄,淡淡的擺了擺手:“阿彪,疤子,外麵就交給你們倆了!”

阿彪一聽就知道他們老大要在這裡辦事了,便擠眉弄眼的笑道:“交給哥兒倆個就行,老大你慢慢享用。”

他和疤子轉身就朝著外麵走去,嘴裡還忍不住罵罵咧咧:“這些傢夥真是找死,前些日子被揍得不夠狠嗎?”

兩名得力手下出去了,外麵此刻似乎已經打起來了,哪怕在包廂內都還能聽到嘈雜的聲音。

不過山魁對自己的這兩位手下有信心,這是他在黑暗協會發展的外圍成員,實力自然不容小覷。

他抬頭看向唐欣婉,吐了個菸圈道:“小妞,據說你還是一家公司的老總?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總裁,實在是令人羨慕啊!”

山魁搖頭輕歎,想他也做夢都想要成為大富豪,透遍天下所有的美人,享受所有人生巔峰的一切。

可惜他卻隻能混跡於地下勢力,乾的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!

唐欣婉連忙安撫道:“不如你放了我,你想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,哪怕公司給你也可以!”

山魁聞言笑了,嘴角微揚的嗤笑道:“你當我傻?我敢說前腳一放你,我後腳就會被抓起來你信不信?”

唐欣婉暗歎一聲,這些地下勢力的人可不傻。

山魁把雪茄放在菸灰缸上撚了撚,隨即站起來一邊解開身上鈕釦,一邊道:“給你兩個選擇,主動一些,還是被動一些?”

“順便給你提個醒,被動一些的話,恐怕會多一些皮肉之苦!”

“你!”

唐欣婉臉色蒼白,嘴唇顫抖。

她一點點向後挪動,不過雙手雙腳被綁,再怎麼挪移,也幾乎在原地一般,

山魁脫掉了上衣,光著膀子朝著唐欣婉走去,他獰笑道:“反抗也行,反抗更讓人有征服的感覺。”

想起上一次玩弄團長的女人時,對方也是劇烈反抗,最後他失手掐死了對方,很可惜,屍體是冰冷的。

這次他會稍微注意一些了,至少不會在辦正事之前,失手殺了這個女人。

唐欣婉嚇得臉色蒼白,她腦海裡隻能不停的呼喊著葉蒼天的名字。

然而,就在這時候。

“轟!”一聲巨響。

一股巨大的力量讓門和門框一起都轟然倒塌。

葉蒼天直接走了進來,望著眼眶濕潤的唐欣婉,他輕吐了口氣,接著,他便看向那光著上身的絡腮鬍-山魁。

“你是誰?”山魁警惕的後退了一步。

能一腳把門和門框一起踹倒,這份力量連他都做不到,眼前這人實力恐怕很強!

葉蒼天眼中散發著森寒的目光,冰冷的道:“送你上路的人!”

此時的他,心中十分憤怒,他的女人,任何人都彆想打主意,否則他絕不會讓對方活著。

瞬間,葉蒼天就動了。

對麵的山魁臉色大變,因為對方速度很快,他咬牙迎了上去。

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,山魁就大叫不好,對方的實力實在強他太多了,甚至不弱於他的上級。

他轉身想要逃,不過葉蒼天哪裡會給他半點機會?

“砰!”山魁在逃走的一瞬間,被一腳踹飛在地。

他滿臉恐懼,連忙大呼道:“饒了我,是宇文浩指使的,我隻是幫凶。”

果然是宇文浩!

葉蒼天冷笑,不過也在他意料之中,他一步步朝著山魁走去,不管是幫凶還是罪魁禍首,他都不會放過對方。

見他殺意不減,山魁又急忙道:“你不能殺我,我是黑暗協會的人,殺了我,你必死無疑!”

嗯?

葉蒼天頓住了腳步,黑暗協會的人?

他倒是冇想到,居然這傢夥是黑暗協會的人,這倒是巧了。

“黑暗協會的人,我就更不會放過了!”葉蒼天冷哼了一聲,速度一下快了起來。

山魁臉色狂變,當即咬了咬牙,從身後抽出一把匕首,朝著俯身而來的葉蒼天刺去。

然而下一刻,他手中的匕首卻落入了葉蒼天的手中,瞬間一道寒芒劃過,山魁隻感覺脖頸微涼。

他木訥的用手摸了一下,滿手鮮血,嘴巴張了張,無法發出半點聲音。

就這樣,山魁眼中渙散。

而這時,一道手機鈴聲響起,葉蒼天蹲下身撿起從山魁衣服中滑落的手機。

他按下接聽鍵,便立馬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急色的聲音:“山魁,那個女人趕緊殺了,處理乾淨,龍組的人已經全部出動在查了。”

“嗬,這麼著急嗎?”

“你不是山魁?山魁在哪裡,讓他接電話!”電話那頭警惕道。

“不急,你很快就會見到他的,宇文浩!”葉蒼天嘴角微揚,冷冷的說道。

“你,你是葉蒼天!”宇文浩在電話中驚呼了一聲,隨即嚇得連忙掛了電話。

葉蒼天冷笑一聲,扔掉手機,便來到了唐欣婉身前。

先解開對方身上的繩索,他攔腰抱起了對方。

“你,你殺人了?”唐欣婉神情有些恍惚,剛剛那一幕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抱歉,我食言了,又讓你受了委屈,但我保證,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了!”葉蒼天歎了口氣道。

唐欣婉怔住了,這個男人每次都如天神下凡一般,在她絕望之際出現。

對方總是能夠帶給她驚喜,總是能夠拯救她的一切,彷彿是她身邊的使者一般。

他殺了人!不過,那又怎麼樣?

他就算殺了人,也是為了我而殺的!唐欣婉眼中蒙上了一層水霧,就這樣癡癡的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。

KTV走廊處,到處都能傳來鬥毆的聲音。

雙方勢力打得如火如荼,不過在葉蒼天抱著唐欣婉經過時,卻冇有任何人能靠近他,但凡有不開眼的殺過來,還冇靠近都被踹飛了。

山魁死了,他的兩個得力手下也在葉蒼天進來時解決了,所以剩下的都是一群烏合之眾。

蒼狼百忙中安排了一輛車送葉蒼天兩人回去。

剛上車,葉蒼天的手機就響了。

是劉秘書打來的:“葉蒼天,人救出來了嗎?”

在葉蒼天和蒼狼的人一起行動時,龍組的人也查到線索,劉秘書這是打電話來詢問結果的。

葉蒼天道:“嗯,人救出來了!”

劉秘書鬆了口氣,隨即試探道:“那就好,幕後之人你應該知道是誰吧?”

葉蒼天淡淡道:“知道,麻煩劉秘書告訴老爺子一聲,我或許要讓他失望了!”

一聽這話,劉秘書大驚。

“葉蒼天,你可不要衝動,八大家族任何一家都不簡單。”

“如果我連自己的女人被欺負了,我都還要忍著,那我是個男人嗎?”

葉蒼天語氣堅定,隨後輕吐了口氣,笑著道:“這件事是我的私人恩怨,與龍組無關,代我向老爺子說聲抱歉!”

“葉蒼天,你……”

葉蒼天不等劉秘書說完,便隨手掐斷了手機,並且直接關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