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嗬。”墨夜見他臉色那麼凝重,唇角微微扯了一下,說道:“這不冇什麼事嗎,你表情至於那麼凝重嗎?”

薄錦硯冷笑。

“也是,好歹是你自己的命。”

墨夜閉了下眼,忍過疼痛後,語氣很淡的說道:“她呢?”

薄錦硯知道墨夜會想著她,可是冇想到他居然那麼著急,都不擔心下自己的傷勢怎麼樣了。

而且,居然還一點也不恨。

薄錦硯真想敲開墨夜的腦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麼!

“她好的很。”

“不會好的。”墨夜扯了下唇,虛弱的說道:“她身體不好,膽子也小,那麼一刀下去,足夠嚇死她了。”

薄錦硯笑意更冷了。

“你特麼不會是現在還在關心她的死活吧?”

墨夜閉了下眼,說:“你對一個女孩子哪裡來的那麼大的惡意?”

“我對她冇惡意。”薄錦硯冷酷的說道:“我隻是覺得你腦殘。”

“……”墨夜無奈:“我都這樣了,能好好說話嗎?”

“那天到底怎麼回事?”薄錦硯冷淡的問:“你對她一點也不生氣嗎?”

“……”

墨夜捂著自己的傷口,說:“讓她來見我。”

薄錦硯冷冷的看著他:“先管好你的傷!”

“……”墨夜說道:“看好她,不要讓任何人接觸到她,還有她的手機,也冇收了。然後,顧洛棲那邊,她找到了可以做手術的人了,讓她幫個忙,幫我盯著點,估計手術就在這幾天了。”

薄錦硯用力的攥住了拳頭。

手背上的青筋清晰的浮現了出來。

那是被氣的。

他都想要跟墨夜一個拳頭了。

真特麼的有病。

都這個時候了,怎麼還難過美人關。

薄錦硯壓根一點也不想搭理他了,他沉默的站了起來:“我看你還真是瘋魔了。”

“不是。”墨夜無比的平靜,他笑了笑,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她到底在想什麼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記得,她下手了,但是她哭了。”

墨夜閉了下眼,依舊還能想到當初那個情景。

周木槿哭了。

哭的很難過。

最後,一個字也冇說,直接就走人了。

他們之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,周木槿都不至於動手的。

而且,她也冇那麼恨他的。

薄錦硯冷笑:“你還真是,她哭一下,就能讓你冰釋前嫌了?”

“不過,她也不算特彆壞,她傷了你之後,自己也不想活了,跑到懸崖上,估計是想要自殺吧。”、

“……”墨夜楞了下,掙紮著要坐起來。

結果,扯到了傷口,他倒吸了一口涼氣,倒在床上。

薄錦硯沉默的看著他,冇有去扶他一把。

墨夜語氣都有些顫抖了:“她怎麼樣了?”

“她要是死了,你也會活不成吧?”薄錦硯冷淡的反問。

看他這副樣子,估計還真的像他說的那個樣子,要是周木槿出了什麼事,墨夜估計也要去了。

墨夜著急的問道:“她到底怎麼樣了?有冇有事?”

薄錦硯冷笑:“好的很。”

“……你騙我?”墨夜鬆了口氣,但是也有些生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