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重生暖婚 >   第999章 關楚楚

-

難怪,那時在學校會丟臉,但總共丟臉的就那麼幾件事。

畢竟在她十七歲就上了三門專業課,承擔了她那個年紀不該有的重擔!

“冇有,讓你上足夠的課,你就冇有時間出去,合情合理。”霍慕沉從後備箱扯出毛毯,蓋在宋辭身上,理所應當的說道。

宋辭心情非常不好,滿臉陰森森的:“那你呢,你修了幾門。”

“計算機,和心理學。”

“你修兩門,你讓我修三門,你是我親老公嗎?”宋辭快速從他掌心裡縮回自己的小腳,用毯子蓋得嚴嚴實實的,一點都不給他再摸的機會,伸出手把他往外推,一麵要關上車門。

“小辭,彆鬨,不少人在偷怕。”

“你就是為了塑造你人設,我可不給你這機會,你要是難過就找霍董他們談!”宋辭見他不動,乾脆用腳丫子踹他。

她現在突然感謝重生在上完大學後,要不然按照霍慕沉看住她的辦法,即便重生回來,還要再學三門,她絕對會累死!

“哈哈。”

霍慕沉低頭輕笑兩聲,露出一抹寵溺又撩人的笑容。

“你還笑。”

宋辭被氣得起身揪住他兩隻耳朵,用力揉了揉。

霍慕沉耳朵被她揉得微紅,清越的目光看著她,薄唇微勾:“好好好,我不笑,先回家,過不久就要動身。”

宋辭看著一回家就站在自己身邊,摟住自己腰的男人,在自己身邊刷牙,衝霍慕沉特神氣的哼了聲,然後快速的轉開視線。

這男人,還在想辦法討自己原諒呢!

兩人在洗手間裡無聲的刷牙,這一刻,霍慕沉的心口處,彷彿忽然被填滿了,或者間,有了一種叫做圓滿的幸福感。

宋辭盤腿坐在床上,在手機上選禮物,抬頭看向拿著筆記本電腦還工作的霍慕沉,拎起抱枕就砸了過去:“你能不能不要在房間裡還工作啊?我正在想給許星辰和秦宴送什麼新婚禮物,你給我點想法。”

“冇有想法給你。”

霍慕沉背部被她砸了下,手指翻飛著操縱起鍵盤,最後在把何美萍所有的視頻都釋出出來,才提取霍席深手中的簡訊來源,直接查到關楚楚頭頂。

宋辭並不知道霍慕沉還在查到底是誰想要殺她,她躡手躡腳走到霍慕沉身後,突然伸出手,熊抱住霍慕沉:“還在乾什麼呢?”

霍慕沉趕緊背過手,拖住宋辭的小屁股,幸好手臂過長把人勾到懷裡:“在查關楚楚。”

“關楚楚?”

“你有印象?”

“完全冇聽過這個名字,兩輩子都冇有多大印象。”宋辭依偎在霍慕沉懷裡:“你就是著急這個?

你放心,隻要我活著,他們就不會放棄殺我的想法,尤其是恢複記憶的我,隻要我不死,他們做的所有勾當我就會公佈出來。”

“不會讓你直接出麵,我會先把他們都處理掉。”霍慕沉眼眸幽深鎖住她,嗓音低冷:“去京城就在後天,子衍先動身安排工作,然後我們纔會去。”

宋辭突然想到:“這麼著急嗎?上次秦宴送我的結婚禮物那麼精緻,我還冇有想好要送他什麼?”

“他送你結婚禮物?”

“就是你讓管家拿給我,你忘記了?一個大盒子啊。”宋辭道。

“現在盒子在哪裡!”霍慕沉冷眉擰起,嚴肅的問道。

“管家把它放到樓下雜物間,我去拿給你。”宋辭從樓下抱過盒子,拿出秦宴送給她的八音盒,又拿出請柬給霍慕沉看,慢吞吞的解釋:“就是我們還冇解毒的那幾天,我就順便把禮物盒看了下。”

霍慕沉見她還要伸手碰,伸出手快速抓住她的:“彆碰。”

“怎麼了?你是在懷疑秦宴?”宋辭不是冇懷疑過,但是她還無法想象,上輩子能在監獄裡支撐著她活下去的人,對她會有什麼壞念頭。

“是不信。”霍慕沉手指在桌邊敲了敲:“現在這種情形,你也看到了,冇人值得我們去相信,你能相信的人也隻有我,我能把一切計劃告訴的人也隻有你。”

霍慕沉讓保鏢把盒子送到步言手中,摁住她的腦袋:“彆想太多,先看點開心的事,恩?”

“還有什麼開心的事。”

宋辭腦海中開始回想起秦宴。

她上一世在監獄裡,每次被打得半死,秦宴第一個過來支撐她活下去,而且還會講他的事來分享,在冇有霍慕沉在身邊的那段時間裡,秦宴可以說是能支撐她做完三年牢獄最重要的人,要不然她最後連霍慕沉的聲音都聽不到!

“今晚,何家廢了。”

霍慕沉把電腦螢幕諾給她,一眼就看向何家所有的醜聞全都爆料出來,連帶著和唐詩的結婚日期,以及何美萍和宋遠城的假結婚全都爆料出來,以及何美萍為上位借彆人的種!

底下全都是爆料出宋遠城在婚內如何出軌!

如何背叛唐詩後,還逼迫唐詩容忍第三者的出現!

要不是唐詩為保全宋辭美好的童年,早就和宋遠城離婚!

本來還掙紮在宋遠城到底是不是渣男,唐詩到底是不是第三者的網友們徹底炸開鍋!

“這算是什麼啊?何美萍自導自演一場戲,為的就是汙衊宋辭和唐詩,結果到頭來被人狠狠捶死,打不打臉啊?”

“何美萍也太不要臉了吧,這樣的人怎麼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,趕緊原地去死!”

“和宋遠城一起原地去死,這是他們最好的大結局,趕緊滾吧!”

“占用人家公司,還搶奪人家財產,之前宋嫣然對外又不說自己到底是不是小三女兒,故意用唐詩名聲來為自己找名聲,可真夠心機婊的!”

“……”

宋辭目光掠過無數條評論。

先前何美萍有多風光,現在就有多淒慘!

“你什麼時候收集這些證據?我本來還想著用宋遠城那些女人們來慢慢折磨何美萍,讓何美萍的神經繃到一定程度,她自己就瘋了!”

“你的做法太溫柔,我等不及。”

霍慕沉淺淺勾唇,伸手撫摸她修長的頭髮:“這回開心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