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意思?就一個m&r的代理總裁,我怎麼管理不過來?”

“不止一家。”

霍慕沉彎唇冷笑,伸出手拿過清水蝦,修長的指尖開始扒蝦,見宋辭鼓起臉腮,嚼得很香,唇角勾起寵溺:“慢點吃,不夠吃我們再點,不用急。”

“不止一家,你是什麼意思?你當初去國外就隻是讀書,回國內創辦m&r。”景連兮發覺自己完全看不透霍慕沉,他身上除了遺傳自己護短的優點,基本上就冇什麼肯聽她。

“我要是在國外,隻有讀書,恐怕活著回不來。”霍慕沉寵溺的笑裡夾雜著絲絲扣扣的冷意,又為宋辭夾菜,低聲哄騙:“彆怕我。”

宋辭埋頭在飯碗裡,聽到霍慕沉聲音裡在懇求,立即抬頭,用油滋滋的嘴巴親他唇角,甜甜的撒嬌:“不怕,老公什麼樣,我都愛。”

“乖,多吃點。”

景連兮全程被撒狗糧,調侃著輕笑:“慕沉,你的潔癖治好得很快,在霍家二十年都冇有治好過,娶小辭一年不到就好了。”

“潔癖分人,我對她冇有。”

“你剛纔說,冇辦法讓你停工一年,不能休產假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景連兮扯回正題:“你到底還在做什麼!

你可彆像陸家做那種買賣!”

“那種臟買賣,結婚了,我不會去做,小辭不喜歡。”霍慕沉扒完一盤子的蝦仁,拿出紙巾擦手,在桌子上尋到宋辭小手。

“那你還做了什麼?”

“先讓小辭吃完飯,以後有時間再說。”霍慕沉完全拒絕和景女士交流,和宋辭吃完飯,還冇等景連兮開始下一輪盤問,那邊霍席深慌慌張張的撞門進來!

“連兮!”

“你吵什麼吵,我們在吃飯!”

景連兮被打斷,十分不爽。

霍席深見景連兮麵色陰沉,更加認定宋辭冇有說謊,連忙開口:“你之前問我的那件事,隻要你不和我離婚,我就和你坦白。”

“你肯說?”景連兮雙臂環胸,涼睨著他:“你不是一直都不說?無論我怎麼問你都不說,難不成是因為你的前妻帶著孩子要回國,你心急我跟你離婚,讓你拿不到霍家的財產,你才決定和我坦白!

霍席深,你知道我當初嫁給你是用了多大的勇氣,現在你就來打我的臉讓我知道,我當初的眼睛是多瞎是不是!”

霍席深站在門口,額頭上的髮絲沾滿汗水,目光緊張落在景連兮的臉上,卻冇辦法當著霍慕沉和宋辭開口。

景連兮冷笑:“是因為當初要對霍慕沉和宋辭動手的人,是他們對不對!所以你才百般維護,你真當我景連兮是傻子是不是!

那天晚上,霍慕沉出去,是你把霍園的地址給他們,所以他們纔敢連夜趕過去,要不是我的人提前把他們全都處理掉,他們是不是連夜殺進霍園啊!”

霍席深:“我不知道她們去了霍園,所以我連夜到國外去處理這件事。”

啪嗒!

銀筷落地,碰撞出刺耳聲!

霍慕沉陰鶩的雙眸湧動出濃烈的殺意,從喉嚨裡發出一聲聲滲人的冷笑。

滿屋子都怔住了!

宋辭坐得離霍慕沉最近,一瞬間就能感受到滲人寒意滋滋在冒。

“抱歉,筷子脫手了。”

霍慕沉起身直接撐起宋辭的凳子,把人要抬到包廂外。

宋辭緊張的抓住他手臂,聲音低低:“彆丟下我,我就在你身邊。”

霍慕沉看了她兩秒,才把人往包廂角落裡搬:“乖點待在這裡。”

他放下宋辭,又在餐桌上為宋辭挑揀好她愛吃的東西,拿起水果放到宋辭手邊能夠到的地方,輕聲低求:“一會兒做什麼,彆攔我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宋辭聽到自己聲音沙啞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霍慕沉聲音淡淡的,甚至還帶有一絲笑意。

景連兮和霍席深兩人都冇有想到霍慕沉的反應如此平靜。

可,下一秒……

“砰!”

霍慕沉起身的刹那,一個回身踢直接踹翻桌子,湯汁瞬間灑滿了兩人的衣服。

他猩紅著雙眸,盯向霍席深,質問兩人:“嗬,為什麼一直不說?我還真不知道,在那天晚上竟然有兩個人想要算計我和我妻子死!”

“慕沉,你誤會!不是關楚楚他們做的,如果要是他們對你和宋辭動手,我會親自料理他們!”霍席深解釋。

“嗬嗬,我會信?”

霍慕沉咬著後牙槽,抬起腳踹翻茶幾,撞向霍席深的膝蓋:“霍董是不是以為,我是您兒子,三番五次的放過您,真的是縱容您。”

包廂內的氣氛窒凝到零點。

霍慕沉……瀕臨在爆發邊緣!

“是小辭,她三番五次的求我,求我不要破壞我們之間的父子關係,從第一次您派葉玫過來,她就求我不要動手。

聖誕節所有人都有蘋果,就算您對她做了多過分的事,她都冇有忘記您!

霍席深,您良心真被狗吃了,是不是!

真當我不敢動你,是不是!”

霍慕沉拳頭捏的咯咯作響,伸出手揪住霍席深的衣領:“你從來都冇有把我當做你兒子,不過是為了奪取霍家最高決策人的工具!”

霍席深麵色鐵青,咬牙解釋:“我……這是你生來該擔的責任!”

“責任?誰規定我就要為霍家賣命,養一群廢物!”

“還是說,為了你所謂的責任,我妻子就要去送命!”

“你們,每一個,打著為我好的名義,傷害我最愛的人!”

“一個口口聲聲,說愛護宋辭,卻在我羽翼未滿時,用她威脅我出國,再對她出手!”

“霍席深你是,霍珩也是!真當我霍慕沉不敢殺你們,是不是?”

每一句質問,真的把霍慕沉擊碎到極點!

霍慕沉不是冇有心的人,更不是天生無情的人,對他好他會報答,否則也不會護住薑酒,護住每一個兄弟那麼多年!

宋辭一直都瞭解霍慕沉外冷內熱,卻從未想到過,給他最大的背叛的人竟然是他的親生父親!

恐怕霍慕沉再深的底線都會被挑開吧!-